<form id="jsddm"><th id="jsddm"></th></form>

<nav id="jsddm"></nav>
<var id="jsddm"><code id="jsddm"><object id="jsddm"></object></code></var>
  • <center id="jsddm"><table id="jsddm"><small id="jsddm"></small></table></center>
    合同/ 合同/ 土地承包合同糾紛的處理部門/ 導航/

    大皇棕買賣合同糾紛案相關思考

    【www.notanotherbogey.com - 買賣合同】

    合同范本網為大家提供合同有關的撰寫指南以及格式,在合同范本網這些優質合同范本里可以找到令自己滿意的合同范本,那么什么樣的格式才是正規的合同格式呢?合同范本網(jht868.com)為您推薦《大皇棕買賣合同糾紛案相關思考》,可以在此基礎上進行修改成您自己需要的版本,希望為您提供參考。

    大皇棕買賣合同糾紛案相關思考

    一、案情簡介 (一)當事人的基本情況上訴人(原審原告)莊永春,男,1968年3月出生,漢族,住海南省??谑薪瘕埪?號椰島大廈7樓F座。

    委托代理人張學理,系海南德賽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海南臨高椰松園林有限公司,原住所地:臨高縣臨城鎮外經大廈法定代表人陳明,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熊志東,男,1958年4月11日出生,住所地??谑旋埲A區龍昆上村29號。

    被上訴人(第三人)海南灌排技術開發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巖,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周亞敏,該公司法律顧問。

    被上訴人(第三人)薛山,男,1973年1月26日出生,住??谑薪鹑诨▓@D302房。

    委托代理人周亞敏,系海南灌排技術開發公司法律顧問。

    (二)主要案情海南臨高針織服裝有限公司(簡稱針織公司)于1998年3月18日成立,注冊資本是168萬元。該公司于1999年8月28日申請變更為椰松園林公司,同年8月26日,陳明受讓針織公司法定代表人鄭勇欽的40%股權、鐘鳳嬌受讓針織公司股東胡喜30%的股權,兩份股權轉讓協議書沒有注明具體的轉讓價格。30%股權由原股東陳黃明繼續持有。1999年9月10日針織公司變更成立為椰松園林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原來的鄭勇欽變更為陳明。變更后10天,即1999年9月20日年檢期限屆滿,但椰松園林公司自變更以來從未年檢。在椰松園林公司成立之前,即1998年9月30日,陳明以臨高大皇松園林有限公司的名義與嶺南公司簽訂《土地租賃合同書》,租賃嶺南公司約200畝土地種植園林,租期21年。合同上加蓋有椰松園林公司印章。椰松公司在庭審中承認該印章是椰松公司成立后補蓋的。20xx年2月8日,椰松園林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明出具一份授權委托書,內容為:我公司現委托熊志東在我公司與莊永春買賣海南臨高椰松園林有限公司大皇棕事宜中,作為我公司全權處理大皇棕代理人,我公司均已承認。根據該委托,熊志東代表椰松園林公司作為甲方,莊永春作為乙方,雙方就大皇棕買賣事宜于20xx年2月8日簽訂了一份《買賣協議書》,協議約定:椰松園林公司將其承租的嶺南公司約200畝土地,種植大皇棕約11000株及農場的八間房屋、水井用具等賣給莊永春,總價款約40萬元。付款方式:協議生效之日起2日內一次性支付10萬元。第二條第二款約定,余款30萬元自莊永春在《海南日報》刊登申明該大皇棕所有權征詢異議,申明期限屆滿無人提出異議,雙方一起與嶺南公司辦理椰松園林公司與嶺南公司承租的土地于莊永春名下一個月內一次性付清給椰松園林公司。熊志東作為擔保人以其房產作為該買賣的擔保。20xx年2月19日,雙方又簽訂一份《補充協議》,將原協議作如下修改:一、原20xx年2月8日協議,甲方(椰松園林公司)將約200畝的大皇棕及房屋、水井等出售并于20xx年2月9日交付給乙方(莊永春)不變,雙方予以認可。二、將原成交價40萬元改為35萬元。三、付款方式除已付10萬元外,補充協議生效后即付20萬元,余款5萬元由乙方用預付甲方拖欠的土地租金,原買賣協議第二條第二款取消作廢。兩份協議中陳明的簽名均由熊志東代簽。20xx年2月19日,由熊志東作為椰松園林公司收款人向莊永春出具收條,內容為:茲收到莊永春交付購買大皇棕30萬元(其中10萬元20xx年2月9日交付)。20xx年4月8日,莊永春申請臨高縣公證處的公證事項為保全大皇棕現狀。公證處于20xx年4月17日作出公證書:茲證明與本公證書相粘連的照片共18張,為王寶中現場拍攝,跟椰松園林公司與莊永春于20xx年2月8日簽訂的《買賣協議書》中的11000株大皇棕現狀相符。20xx年10月26日,陳明又出具一份授權委托書,內容為:現有本人全權委托馮文仁代理管理處理海南省臨高縣馬裊鄉昌富村200畝共16000株臨高大椰松基地。

    另查明:灌排公司與陳明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一案,于20xx年4月2日向臨高縣人民法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20xx年4月19日臨高縣人民法院對馬裊鄉昌富村200畝大皇棕以及地上附屬物進行了查封。后灌排公司依據生效的(20xx)臨民初字第15號民事判決書向臨高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陳明的財產,臨高縣人民法院受理該執行案件后,于20xx年12月18日在《海南日報》上刊登征詢強制執行查封的200畝大皇棕權屬異議公告,限案外異議人于公告發出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法院提出異議,莊永春超過異議期限于20xx年3月3日才向臨高縣人民法院提出異議。臨高縣人民法院經審查,以該權屬異議及其提出異議理由不成立,證據不足為由駁回其異議申請,之后臨高縣人民法院委托拍賣單位將查封的200畝大皇棕拍賣,第三人薛山通過競買方式取得了200畝大皇棕的所有權。據此,莊永春便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其與椰松園林公司簽訂《買賣協議書》有效。

    椰松園林公司由于兩年未參加年檢,臨高工商局于20xx年10月6日已吊銷其《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二、對本案的幾點思考思考一:灌排公司、薛山能否作為本案第三人參加訴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簡稱民訴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對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標的,第三人認為有獨立請求權的,有權提起訴訟?!睹裨V法》上述規定,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是指對原、被告之間的訴訟標的提出獨立的請求,因而參加到已開始的訴訟中來的原、被告以外的第三方面的當事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在原、被告之訴(本訴)中居于第三人之位,但在自己提出的訴訟(參加之訴)中則處于原告地位,因為他把正在進行的官司中的原、被告都作為被告,自己獨立主張權利。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只能在訴訟開始后,尚未結束前參加;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未參加第一審訴訟的,在第二審中,除經人民法院調解能夠達成協議的以外,原則上不列為第三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之訴都是由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主動請求參加的,即必須由當事人自己提出訴訟請求,人民法院不依職權主動通知其參加。訴訟標的,是指當事人爭議的要求人民法院通過審判予以解決的某一民事法律關系或權利。訴訟標的與標的物不同。前者是指當事人之間爭議的權利義務關系,而后者是指當事人爭議的權利和義務所指的對象。灌排公司與陳明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一案,在臨高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生效后,灌排公司在申請執行過程中,薛山通過競買方式取得了200畝大皇棕的所有權。本案爭議的訴訟標的是莊永春與椰松園林公司之間200畝大皇棕的買賣合同關系,標的物則是200畝的大皇棕;而200畝大皇棕已經依法由臨高縣人民法院執行,薛山通過競買合法取得了200畝大皇棕的所有權。灌排公司、薛山對莊永春與椰松園林公司之間買賣合同關系具有獨立請求權,灌排公司、薛山作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申請參加訴訟,有權向人民法院主張自己的權利。

    思考二:200畝大皇棕是屬于陳明個人財產還是屬于椰松園林公司的財產?

    在本案中,椰松園林公司設立前,陳明以臨高大皇松園林有限公司的名義與嶺南公司于1998年9月30日簽訂《土地租賃合同書》,并在該地上種植200畝大皇棕。1999年8月28日針織公司申請變更為椰松園林公司,同年9月10日經臨高縣工商管理局批準同意變更設立椰松園林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陳明,同月20日年檢到期,但該公司自變更以后從未進行年檢。陳明與鐘鳳嬌分別受讓針織公司兩個股東的40%、30%的股權,30%股權由原股東黃明繼續持有。針織公司原是否有財產,各股東投資是否到位,針織公司變更為椰松園林公司后,陳明與鐘鳳嬌受讓股權時是以多少資金受讓,椰松園林公司是否承接了針織公司的財產,變更后陳明等三股東有沒有進行了實物投資或者現金投資,椰松園林公司均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椰松園林公司設立后,陳明就在《土地租賃合同書》上加蓋了椰松園林公司的印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五條規定,股東應當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準備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臨時帳戶;以實物、工業產權、非專利技術或者土地使用權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1995年發布的《公司注冊資本登記管理暫行規定》第八條規定:注冊資本中以實物出資的,公司章程應當就實物轉移的方法、期限等做出規定。實物中須辦理過戶手續的,公司應當于成立后半年內辦理過戶手續,并報公司登記機關備案。第二十三條規定:對股東或者發起人以非貨幣出資,未按照本規定第八條的規定報公司登記機關備案的,或者備案內容與公司章程規定的內容不符的,視為虛假出資,1999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發布的《企業名稱登記管理實施辦法》第三十五條規定:預先核準的企業名稱在保留期內,不得用于經營活動,不得轉讓。企業變更名稱,在其登記機關核準變更登記前,不得使用《企業名稱變更核準通知書》上核準變更的企業名稱從事經營活動,也不得轉讓。針織公司變更為椰松園林公司,實際上是一個空殼公司。從本案的事實來看,椰松園林公司及陳明本人在本案中一直主張該200畝大皇棕是公司成立后由公司投資種植的,卻不能提供公司投資種植大皇棕的證據,也不能提供證據證明200畝大皇棕已經辦理產權轉移手續,歸椰松園林公司所有。而且,陳明在椰松園林公司未變更之前,就以椰松園林公司的名稱與嶺南公司簽訂《土地租賃書》,其行為違反了《企業名稱登記管理使用辦法》的有關規定,是無效行為。所以,200畝大皇棕應認定由陳明個人投資種植,屬于陳明個人的財產。椰松園林公司以200畝大皇棕與莊永春簽訂《買賣協議書》,將屬于陳明個人所有的200畝大皇棕,出售給莊永春,其行為是無效的民事行為。故200畝大皇棕的所有權應認定屬于陳明個人的財產。

    思考三:在本案中,椰松園林公司是否具有獨立的法人人格?

    公司具有獨立的法人人格。公司人格與股東人格的分離,決定了公司的獨立責任和出資者的有限責任。公司一旦具有獨立的法人人格,在公司與股東之間就各自以獨立的主體資格進行交往。公司擁有出資人對公司的出資,出資人作為股東,享有社員權利,但任何股東作為個人,無權干預公司對自己法定財產行使各項法定權利。公司財產雖然由組成公司的成員,即股東出資構成,但卻與出資人的其他財產相分離。公司以其財產對公司債務獨立承擔責任,而出資人則僅以其出資財產承擔有限責任。然而,在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的情形下,為了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必須揭開公司的面紗,要求出資人即股東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實質上是指公司與股東完全混同,使公司成為股東的另一個自我,或者成為其代理機構和工具,以至于形成股東即公司,公司即股東的情形。公司與股東財產混同是公司形骸化最基本的特征。財產混同是對公司財產與股東財產分離原則的違背,其具體表現在公司營業場所、主要設備與股東的營業場所、設備等完全同一;公司與股東的資本或者其他財產混合,公司缺乏獨立財產或者與公司經營風險相比,資本顯著不足;公司財產無記錄或者記錄不實,公司帳簿與股東帳簿不分或者合一等等。因為財產混同無法保證公司貫徹資本維持和資本不變原則,消弱了公司對外承擔清償債務的物質基礎,所以,法院為了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必須揭開公司的面紗,否認公司與其股東各自的獨立人格,責令公司的股東對公司的債權人直接負責。由于椰松園林公司從針織公司變更時,雖然經臨高縣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但其注冊資金是否屬實?各股東出資多少?椰松園林公司有沒有財產?椰松園林公司在本案中均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本案中,200畝大皇棕在椰松園林公司設立前,由陳明與嶺南公司簽訂《土地租賃合同書》,由陳明個人投資種植,椰松園林公司設立后,椰松園林公司與其法定代表人陳明的財產發生了混同,是典型的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的具體表現。本案中公司人格與股東人格沒有分離,也就是說,公司即陳明,陳明即公司,當公司或陳明對外產生民事責任時,為了逃避法律追究,逃避債務,陳明卻以公司人格或公司以陳明人格作擋箭牌,使債權人的利益受到極大損害。故應否認椰松園林公司獨立的法人人格。

    思考四:椰松園林公司沒有依法進行年檢,能否以自己的名義進行民事活動?

    椰松園林公司自1999年9月10日由針織公司變更成立后,1999年9月20日,該公司的年檢期即屆滿,椰松園林公司應向當地工商行政機關繼續年檢,但椰松園林公司自變更以來從未進行年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五十一條規定公司登記機關應當根據公司提交的年度檢驗材料,對與登記事項有關的情況進行審查,以確認其繼續經營的資格。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1996年公布,1998年修訂的《企業年度檢驗辦法》第三條規定:企業年度檢驗是指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依法按年度對企業進行檢查,確認企業繼續經營資格的法定制度;第十九條規定企業未參加年檢不得繼續從事經營活動。登記主管機關對年檢截止日期前未參加年檢的企業法人進行公告。自公告發布之日起,30日內仍未申報年檢的,吊銷營業執照。椰松園林公司自1999年9月20日年檢到期后未向當地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申報年檢,應認定該公司已經喪失了其經營主體的資格。雖然直到20xx年10月6日臨高工商局才吊銷椰松園林公司的營業執照,但是椰松園林公司自1999年9月20日起就不能以椰松園林公司名義進行民事活動。所以,椰松園林公司所有的經營活動只能視為是非法人的民事行為,也就是說應屬于股東陳明、鐘鳳嬌和鄭勇欽的民事行為。綜上所述,椰松園林公司沒有依法進行年檢,不能以自己的名義對外進行民事活動,其與莊永春之間簽訂的200畝大皇棕《買賣協議書》是無效的民事行為。

    思考五:如何保護交易安全問題?

    當事人合法的交易安全應受法律保護,但不合法的交易安全不應得到法律保護?!逗贤ā返谖迨粭l規定:無處分權的人處分他人財產,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權處分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對于該條法律規定,學術界認為,該合同屬于效力待定合同,如果無權處分人與第三人簽訂合同,只有經過權利人追認或者無權處分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時,該合同才有效。否則,該合同為無效合同。在審判實踐中,往往會遇到這種情況,即無權處分人處分權利人的財產,對于權利人有利的,權利人便追認,對于權利人不利的,權利人不予以追認。在本案中,陳明是屬于椰松園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行為在何種情況下,應認定為公司行為?在何種情況下,應認定為個人行為?這就很難作出判斷。陳明對灌排公司負有債務,椰松園林公司將屬于陳明所有的大皇棕轉讓給莊永春,雙方簽訂了買賣協議、補充協議,并辦理了公證,其行為如果經陳明追認,似乎符合《合同法》的上述規定,有一種觀點認為,為了保護交易安全,應認定莊永春與椰松園林公司之間簽訂的大皇棕買賣協議為有效協議,但筆者未敢茍同。筆者認為,陳明作為椰松園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個人行為與公司行為混合、個人財產與公司財產混同,陳明為了逃避債務,損害其他債權利益,對椰松園林公司轉讓自已大皇棕的行為即使經過其本人追認,也不能認定協議有效。筆者的觀點是否正確,需要審判實踐中進一步驗證,同時也需要法學界同盟共同商榷。

    拓展閱讀

    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認定解析


    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認定解析

    一、案情

    王某與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簽訂了一份商品房買賣合同,合同約定了買賣的價格和房屋的交付時間。此后,王某依約支付了約定的合同價款,房地產開發公司將商品房房交付王某使用,未辦理產權登記手續。另王某又與李某簽訂了一份買賣合同,約定將從某房地產開發公司購得的商品房以每平方米高于原購入價500元賣給李某。但后因此房價格上漲,王某拒不辦理產權登記手續且主張其與李某的買賣合同無效,李某因之訴至法院。

    二、分歧

    本案審理中首要的一點是認定王某與李某間買賣合同的效力如何,對此有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合同無效,理由為:買賣合同違反了《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無產權房屋不得買賣的禁止性規定。

    第二種意見認為合同效力待定,理由為:王某未取得產權而處分他人財產,是無權處分,無權處分的合同效力待定。

    第三種意見認為合同有效,理由為:王某將其對房屋開發公司的債權轉讓給了自己,這一債權轉讓合同符合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并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

    三、評析

    審理本案的第一關鍵在于對認定李某與王某間房屋買賣合同的效力,結合上文的分歧意見,我們歸納出本案中有爭議的法律問題為:王某與李某的買賣合同是否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王某將轉讓商品房的行為是無權處分還是有權處分;如果上述行為是無權處分,那這一行為的效力如何;如果上述行為是有權處分,那這一行為是否屬于債權讓與?,F分析如下:

    1、《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無產權房屋不得買賣是否是認定合同無效的強制性條款?!逗贤ā返?2條第1款的第5項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合同無效。因此,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是認定合同無效的重要依據之一。王某認為根據《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37條第1款的第6項規定,未依法登記領取權屬證書的房地產不得轉讓。其與李某所訂立的合同違反了這一強制性的規定,故為無效。我們認為,這一規定不是《合同法》第52條所謂的強制性條款,第一、在法理上,凡法律條文冠以不得等字樣不必然代表此條文為強制性條款,也可以是帶有指引性質的條款;第二、《城市房地產管理法》是1994年頒布的法律,此法的頒布帶有濃厚的行政管理色彩,在立法技術上多用不得等字樣來表達方便行政的寓意。同時在立法的內容上也沒有充分考慮到當下的商品房交易狀況,有滯后性;第三、從《合同法》鼓勵交易的原則出發,對實踐中如王某與李某相類似的買賣合同都認定為無效不利用物價值的有效且充分使用,所以在審判實踐中,應盡量減小合同無效的范圍;第四、買賣合同標的物的特征表明,其標的物無須是現已存在的物或現屬于出賣人的物,即使是非房屋所有權人也可能成為房屋的出賣人。綜上,以本案訟爭買賣合同違反《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的觀點是錯誤的。

    2、王某轉讓商品房的行為是否是無權處分。無權處分是指無處分權人處分他人財產并與相對人訂立轉讓財產的合同。(王利明民法159頁)無權處分中的處分主要是指處分財產所有權或債權的行為。因此,判斷王某的行為是否是無權處分就要看王某對商品房是否享有財產所有權或者是債權。本案中,因房地產開發公司履行合同,將商品房交付王某使用,王某因此獲得了對商品房的直接占有,占有是所有權的重要權能之一,王某對商品房的實際占有使得王某對商品房有管領和支配的權力。但由于我國民法采取的是不動產變動登記主義,不動產所有權的轉移以登記為標志,因此,王某取得的是一個欠缺登記要件的不充分的所有權。綜上,我們認為,王某轉讓商品房給李某的行為是有權處分,不是無權處分,故而本案訟爭的買賣合同不應當認定為效力待定。

    3、王某的有權處分是否是債權轉讓。債權讓與的概念指,在不改變合同關系內容的前提下,合同關系的一方當事人依法將其合同權利和義務全部或者部分地轉讓給第三人的法律行為。本案中王某將商品房轉讓給李某時抬高了合同價格,改變了合同關系的內容。同時,房地產開發公司依約將商品房交付王某實際使用,王某不辦理產權登記手續是因為其自己拒絕辦理的原因所致,所以可以認為,房地產開發公司與王某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已因履行而消滅,故認定王某與李某間合同為債權讓與合同并進而認為買賣合同有效的觀點也是錯誤的。

    總之,我們認為,本案適當的處理方式認定王某與李某間的合同是有效的,王某的轉讓行為是有權處分。王某違反合同約定,李某訴請王某繼續履行合同應予以支持。

    四、余論

    上文論證中的一個主要爭議問題可能是在王某轉讓商品房的行為到底是有權處分還是無權處分上。如果認定為無權處分,根據通說的觀點,因《合同法》51條規定的無權處分被認為是效力待定的,因此,王某與李某間的合同效力會被認定為效力待定的合同。此時買賣合同會因為王某惡意拒絕辦理產權手續而使合同一直處于效力待定的狀態,顯然不符合民法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也不利于解決王某與李某間的糾紛。況且,對無權處分合同的效力問題,我國法學界本來就存有爭議,同樣有觀點認為無權處分合同是有效的。(參見王軼的觀點)

    本案中認定王某的轉讓行為是有權處分,可能有人會認為這和我國民法傳統中認為的不動產物權變動以登記為要件相矛盾,之所以有這樣的矛盾實質上是因為我國法律上的登記制度不規范所致。司法實踐基于公平和正義的理由應在個案中有所突破。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本案中王某將商品房借給他人居住,同樣是一種處分行為,法律認定這種處分行為無效或是效力待定,毫無意義。其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司法解釋的理解與適用》第11條有關房屋的轉移占有及風險轉移的規定就表明了審判機關沒有拘泥于傳統的物權理論。

    對本案買賣合同的定性可以還有多種的思考角度,但認定本案訟爭合同為有效合同卻應當是殊途同歸的選擇,這是因為,我們都認為以誠實信用為原則,盡量減小合同無效的范圍是當前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應當堅持的兩個基本理念。

    梁某保管合同糾紛案


    廣 東 省 佛 山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3)佛中法民二終字第200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黃翠霞,女,漢族,1979年3月21日出生,住佛山市輕工北七街10號502房。

    委托代理人黃志松,男,漢族,1943年9月23日出生,住佛山市輕工北七街10號502房,是黃翠霞之父。

    委托代理人徐玉發,廣東東成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佛山市華豐企業總公司物業管理分公司,住所地佛山市張槎東鄱一街3號。

    負責人譚文安,經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梁靜,女,漢族,1959年10月10日出生,住佛山市南桂西路38號806房。

    上訴人黃翠霞因與佛山市華豐企業總公司物業管理分公司(下稱華豐物業公司)、梁靜保管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石灣區人民法院(2002)佛石法民一初字第40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查明:2002年7月30日,華豐物業公司與梁靜簽訂了承包協議書,約定華豐物業公司將華豐廣場的安全保衛、水電設施維護、車輛管理(即華豐停車場)承包給梁靜。同年8月,黃翠霞向華豐停車場辦理了摩托車停放手續,每月停車費50元。同年8月13日上午,黃翠霞發現粵ex4573摩托車丟失,隨即報警。因雙方對粵ex4573摩托車是否在華豐停車場丟失的發生爭議,黃翠霞認為2002年8月12日下午將粵ex4573摩托車交給梁靜保管,但梁靜保管不善造成摩托車被盜,于是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華豐物業公司和梁靜賠償損失8080元、精神損失費2000元、一年交通費600元,并承擔訴訟費。

    原審認為:保管合同是寄存人將保管物交付保管人、并由保管人返還該物的合同,因此,交付保管物是保管合同成立的要件。本案中,黃翠霞每月交付50元的保管費,華豐停車場的經營人梁靜出具發票的行為是寄存人一次性預付一定時間內保管費并為保管人確認收取保管費的行為,期間每一次保管行為的成立均需寄存人將保管物交付保管人,只有交付保管物后,基于保管合同的保管人應妥善保管保管物的義務才開始約束保管人。本案中,黃翠霞提交的有關證據無法證明其在2002年8月12日至8月13日期間將保管物交付梁靜,即未能證明保管物是在梁靜保管期間丟失,因此,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其請求賠償損失,缺乏事實依據,不予支持。梁靜抗辯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駁回黃翠霞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437元,由黃翠霞承擔。

    上訴人黃翠霞不服原判,上訴稱:在一審時黃翠霞已提交了證人陳偉洪、楊章宜的證言,但一審拒絕質證,這兩位證人可證實黃翠霞的摩托車在2002年8月12日至13日停放于華豐停車場。另外,佛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出具了被盜(搶)車輛退費(停征)申請表,該表清楚寫明黃翠霞的摩托車是在2002年8月12日至8月13日期間在華豐停車場被盜的,梁靜和華豐物業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綜上所述,一審判決錯誤,請求二審予以撤銷,改判支持黃翠霞的訴請。

    上訴人黃翠霞在二審中提供了楊章宜和陳偉洪的證言、黃翠霞的父親黃志松對本案情況的書面陳述以及佛山市機動車存放保管定額發票,并申請證人陳偉洪、麥志光出庭作證。經準許,陳偉洪出庭作證稱:我認識上訴人席上的黃翠霞和黃志松,與他們同住一幢樓,但不認識被上訴人席上的人。2002年8月12日下午6點20多分,我下班至輕工路遇到紅燈停車時看見黃翠霞開了一輛4573黑色摩托車停在前面,紅燈過后,黃翠霞開著摩托車進入停車場,我則到單車房停車,單車房距停車場約30多米。麥志光出庭作證稱:我認識上訴人席上的黃翠霞和黃志松,我以前與黃志松是工友,他住在我隔壁。2002年8月12日下午6時15分左右,我在停車場側與一名工友聊天,見到黃翠霞開著4573黑色摩托車進入停車場,黃翠霞出來后還與我打了招呼。

    被上訴人華豐物業公司答辯稱:一、現有證據材料不足以證明粵ex4573摩托車在保管期間丟失。從本案現有證據材料看,只能確認以下事實:1、黃翠霞是粵ex4573摩托車的所有權人;2、梁靜與華豐物業公司之間存在承包合同關系,梁靜是華豐物業公司的承包人;3、黃翠霞與梁靜之間存在保管合同關系;4、黃翠霞向公安機關報案粵ex4573摩托車丟失;5、黃翠霞向消費者委員會投訴;6、公安機關已就黃翠霞的報案予以立案及黃翠霞向公路規費征稽機構申請辦理退費(停征)的事實。這些事實,雙方雖無異議,但不能形成一條足以證明粵ex4573摩托車在梁靜保管期間丟失的證據鏈,黃翠霞又不能進一步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摩托車是在保管期間丟失的。因此,一審判決駁回黃翠霞的訴請是正確的。二、陳偉洪、楊章宜的證言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根據《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規定,黃翠霞在一審的舉證期限從2002年10月10日至24日,但其提交上述證人證言是在同年11月5日,期間,其沒有申請延期舉證,故對其逾期舉證的行為應視為放棄舉證的權利,華豐物業公司有權拒絕質證,法院也有權拒絕組織質證,故上述證人證言不能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證據使用。綜上所述,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華豐物業公司在二審中未提供新證據。

    被上訴人梁靜答辯稱:一、黃翠霞主張粵ex4573摩托車在停車場內丟失的理由缺乏事實根據。1、黃翠霞稱進入停車場時差點與停放在車場邊的白色小轎車相撞,但其未能提供該車的號碼,何況,作為停車場,保證出入暢通是經營停車場的必備條件,梁靜根本沒有理由允許車輛停放在車場門口或旁邊,因此,黃翠霞這一理由純屬虛構。2、根據當日值班門衛的陳述及值班記錄,門衛伍志明和陳光炳稱沒有看見黃翠霞將粵ex4573摩托車開到停車場停放,也沒有與黃翠霞打過招呼。門衛全延俊稱沒有作過當日凌晨四點多有兩個陌生人進入停車場及開走一輛摩托車的陳述。3、黃翠霞打110報警只能說明其曾經就失車之事向公安機關報案,但不能直接證明失車的地點是在停車場,更不能證明失車的真實性。4、梁靜從未與黃翠霞協商有關失車的賠償事宜,也沒有向黃翠霞作出賠償的承諾。由于黃翠霞不能證明粵ex4573摩托車是在停車場保管期間丟失的,梁靜在本案中不存在保管不善的違約行為,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因此,黃翠霞主張梁靜賠償其經濟損失共10680元及承擔訴訟費是于法無據的。二、梁靜承包的停車場不存在管理混亂的問題。停車場只有一個出入口,值班室窗口對著停車場出入口,值班人員在值班室對停車場一目了然,并且,梁靜從2002年8月1日開始承包經營停車場后即與其聘用人員簽訂責任書,強化相關人員的工作態度和責任心。同時,為了維護停車場的秩序,在承包期間還增添了部分設施,使停車場的管理逐步走上規范化。綜上所述,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轉讓合同:附條件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


    (一)案情簡介甲(女,49歲)家原有祖傳房屋5間,坐落于北京海淀區明光村。甲在北京某郊縣工作,房屋由其母親一人居住。1994年5月甲母遷往某郊縣,隨甲一塊生活。甲母走時將房交與鄰居乙代管和使用。因自己長期不使用,甲與其母商量準備將房賣掉。鄰居乙要求買下。1995年2月,甲和乙請人作中間人,訂立房屋買賣契約。契約寫明:房價人民幣30萬元,在1995年內分三次付清;在這一年內買方何時付清房款,賣方何時將房屋買賣契證交給買方。當時乙交了房價款5萬元,三個月后又寄5萬元,尚欠房款20萬元。甲多次催要房款而未得,甲家也就未將房屋買賣契證交與乙。其間,乙家繼續居住并對房屋進行多次維修。1997年3月15日,甲和其母曾找到乙,要求收回房屋,退回房款,乙堅決不同意。 1998年2月,海淀區學院路電影院因擴建需要拆除甲乙爭議的5間房。電影院與乙達成協議,以房價50萬元買下爭議之房,甲得知此事后,于同年6月以乙房款未交清,房屋產權尚未轉移為由訴至海淀區人民法院,要求確認房屋歸己所有并收回自己的產權。被告乙辯稱,買賣雙方詞·有房屋買賣契約,自己已交了部分房款;契約并未規定“房價款不交清,房屋買賣契約無效”,所以房款只是欠原告的債務。因而堅決反對原告提出的房屋所有權歸其所有的請求。(二)爭議所在一種觀點認為,原告甲母同被告乙買賣房屋是自愿的,有中間人、契約執筆人作證,立有房屋買賣契約,被告也已交付了部分房款,買賣關系已經成立。被告所欠部分房款屬于債務,應比照當時的物價確定尚欠房款,適當歸還原告。因此,原告甲同被告乙所為的買賣房屋行為有效,房屋應歸被告所有。被告應將賣房所得50萬元給付原告20萬元。另一種觀點認為,甲與乙所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并未發生法律效力。理由在于雙方在合同中明確約定:乙應在1995年一年內分三次付清房款,甲才將房屋契證交給他。因此這一買賣房屋的行為是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由于乙直到1998年還未付清房款,買賣合同中所附條件并未成就,這一買賣行為還未發生法律效力。乙在沒有取得房屋所有權的情況下,將房屋賣給電影院是無效的。因此,房屋所有權歸甲,而甲則應退還乙已支付的10萬元房款和維修房屋所花費用。(三)法理分析1.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概述本案涉及的是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是指在民事法律行為中規定一定條件,并且把該條件的成就或不成就作為確定行為人的民事權利和民事義務發生法律效力或者失去法律效力的根據的民事法律行為。通說認為除了法律明確規定不得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外,其他民事法律行為均可以由行為人設定條件,以此來限制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從而滿足行為人的各種不同需要。為了維護市場經濟秩序和社會整體利益,法律對當事人設定的條件加以一定限制和干預是必要的。一般認為不得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主要包括:(1)妨礙相對人利益的,這主要是指形成權的行使。如《合同法》第99條第2款規定:當事人主張抵消的,應當通知對方。通知自到達對方時生效,抵銷不得附條件或附期限。(2)違背社會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33條規定:背書不得附有條件,背書附有條件的,所附條件不具有效力。這是考慮到票據的流通性以及票據受讓者的利益。本案是房屋買賣合同,不在限制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之列,可由行為人設定條件。2.民事法律行為所附條件的特點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中所指的條件是指當事人以將來客觀上不確定事實的成就或不成就,決定民事法律行為效力發生或消滅 的附款。它既可以是自然現象,也可以是人的行為,一般應滿足下 列三點:(1)條件應是將來發生的事實。如果該事實是為民事法律行 為之前已經發生的,則不能作為民事法律行為所附的條件。如A 在出租自己房屋之前已知道自己繼承了其祖父房屋,那么A在租 房合同中將繼承祖父房屋這一事實作為條件是毫無意義的。有無 這一條件對租房合同的實現不產生任何影響。一般情況下,這種 約定視為沒有附任何條件。(2)條件應是不確定的事實,也就是說是可能發生也可能不 發生的,當事人不能肯定。如果是將來必定發生的,則應作為期限 而非條件。期限是以將來客觀必然到來的事實為內容,而條件則是以將來不定的事實為內容。這是期限與條件的根本區別所在。我們可以比較下列兩個約定:“本星期三下雨則買傘”,本星期三可能下雨,也可能不下雨,因此本星期三下雨是條件。但若所約定的是下雨則買傘”,下雨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總有一天會下雨,因此下雨是確定的事實,只能作為期限。如果是將來必不發生的,如“若是地球繞著月亮走,我就跟你公司簽合同”,地球不會繞著月亮走,所以這份合同永遠無法簽就。這樣的約定本身就是一種拒絕。還需要指出的是這里的不確定是指客觀上的不確定,而非主觀上的不確定。如果該事實在客觀上已經確定,而當事人卻認為是不確定的,也不能作為條件。(3)條件是由行為人約定的事實。所附條件應是當事人所協商確定的,是雙方意思表示一致的結果。如果是法律強制性規定或行為性質所決定的事實,則不能作為所附的條件。因為無論雙方是否將其作為條件,其自動發生作用。行為人約定的事實應是合法事實。作為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條件,其設立目的在于決定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因此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的違法條件不能作為民事法律行為所附的條件。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屬于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的種類之一。因此約定違法,將導致民事法律行為的無效。如甲跟乙都在同一條街上開飯店,競爭激烈。甲跟丙約定,如丙能砸毀乙的飯店,甲愿讓丙參股自己的飯店。由于所附條件即砸毀乙的飯店是違法的,因此這個約定是無效的。丙即使真為此砸了乙的飯店,也不能主張自己參股甲的飯店。在分析了條件的特點后,我們可以看一下本案所附條件是否符合上述特征,也即是條件是否存在。本案條件是“乙應在1995年一年內分三次付清房款”,雙方訂立合同的時間是1995年2月,乙交款的時間在將來的10個月;乙在這10個月中有可能交款,也可能不交款,屬于不確定事項;購房分期付款是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明確約定的,而且這一條件也是在民事流轉過程中經常使用的方式,既不違反法律規定。也不違背公序良俗,是合法的。因此本案中的條件是存在的,雙方所訂立的合同是附條件合同。3.法律行為所附條件的分類(1)按照條件對民事行為效力產生與否所起的作用,可以將其劃分為附延緩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和附解除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依這一分類標準,本案屬于附延緩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延緩條件又稱停止條件.是指民事法律行為中所確定的民事權利和民事義務要在所附條件成就時才能發生效力。附延緩條件的法律行為在條件成就之前就已經成立,但效力處于停止狀態,即在延緩條件成就以前,民事法律行為已經成立,行為人之間的權利關系已經確定,但是權利人尚不能主張權利,義務人還沒有履行其承擔的義務的責任,即雙方的民事權利和民事義務的法律效力尚處于停止狀態。如在本案中,雙方約定買方在1995年內分三次付款,何時交清房款,賣方何時交付房屋契證。雙方買賣房屋的行為在簽訂完契約時就已經成立,雙方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已經確定。但由于買方在1995年內未交清房款,買賣雙方之間的房屋買賣合同未生效,買方也就不能主張自己是房屋所有權人。法院認為雙方買賣合同成立的觀點是正確的,其錯誤在于混淆了合同生效與合同成立這兩個不同概念,而以合同成立為由將房屋判歸買方。合同成立是指當事人達成協議而建立了合同關系;合同生效則指合同具備一定的要件后便能產生法律效力。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合同成立時具備了生效的要件,因而其成立和生效時間是一致的。但合同成立并不等于合同生效,它們各有其不同要件。附條件的合同在條件成就之前,合同雖成立但不發生效力。解除條件又稱消滅條件,是指民事法律行為中所確定的民事權利和民事義務在所附條件成就時失去法律效力。附解除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在所附條件成就以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行為人已經開始行使權利和義務;當所附條件成就時,則該民事法律行為失去法律效力。解除條件的作用,是使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失去法律效力。如雙方約定:租房人甲一旦自己買房,則他與乙之間的租房合同終止。在這里,甲買房就是解除條件,甲在沒買房之前,租房合同始終有效;一旦買房,則租賃關系結束。(2)按照某種客觀事實的發生或不發生為標準,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可分為附肯定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和附否定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隙l件又稱積極條件,是指以發生某種客觀事實為其條件的內容,肯定條件以一定客觀事實的發生為條件成就,而以所附事實不發生為條件不成就。否定條件又稱消極條件,是指以不發生某種事實為條件的內容。與肯定條件相反,它以一定事實的不發生為條件成就,而以一定事實的發生為條件不成就。依這一分類標準,本案屬于附肯定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4.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1)條件成就時的效力。條件成就是指構成條件的內容已經實現。對于肯定條件,以條件事實的發生為條件成就;對于否定條件,以條件事實的發生為條件不成就。條件成就后,民事法律行為當然發生效力。如約定“若甲考上大學,則乙送甲1000元”,若甲考上大學,這份約定生效。以民事法律行為的成立是否必須依照某種特定的形式為標準,可以將民事法律行為分為非要式法律行為和要式法律行為,前者指法律不要求特定形式,行為人自由選擇一種形式即能成立的行為,一般民事法律行為均為不要式行為,如所附條件成就,則可直接發生法律效力;要式法律行為是指法律規定必須采取一定形式或履行一定程序才能成立的行為。如不動產的抵押登記,需在雙方辦理抵押登記后才產生效力。對于這類行為來說,即使所附條件成就時,還是需要經過一定形式或履行一定程序。本案涉及的是房屋買賣合同,亦屬要式法律行為。就本案來說,即使買方已在1995年付清房款,也還需辦理房屋產權轉移手續,買方才能真正成為爭議房屋的所有權人。(2)條件不成就時的法律效力。條件不成就是指構成條件內容的事實已明確不能實現。對于肯定條件,以該事實的不發生為條件不成就,對于否定條件,則以該事實的發生為條件不成就。對于條件不成就時的效力,《民法通則》和《合同法》均未明文規定。通說認為,附延緩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條件不成就時,該民事法律行為視為不存在;附解除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條件不成就時,視為該民事法律行為不再附有條件,維持該民事法律行為的原有效力。就本案來說,所附條件是附肯定的延緩條件,只要買方在 1995年內分三次付清房款,則買賣合同生效;但直到1997年,買方還沒有付清房款,延緩條件沒有成就,因此買賣合同不發生效力。(3)條件成就與否未定時的效力。在此種狀態下,因條件的成就或不成就而獲得利益的一方當事人,對于該利益有一種可能性,在法律上稱為期待權,即法律規定附條件法律行為的當事人,于條件是否成就未確定之前,不得損害相對人因條件成就依該法律行為所生利益。否則,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凹就本案來說,賣方在買方付款期限內(合同簽訂到1995年底)就不能處置該房屋,否則便侵犯了買方的對房屋的期待權。這可以跟條件成就或不成就的擬制聯系起來。為了維護民事法律行為制度的嚴肅性,充分發揮附條件民事法律行為在民事交往中的積極作用,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合同法》第54條第2款規定:當事人為自己的利益不正當地阻止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已成就;不正當地促成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不成就。要阻止條件成就或促成條件成就只能發生在條件成就與否未定時。從這一角度說,條件成就或不成就的擬制亦是保護一方當事人的途徑之一。綜上所述,甲、乙之間簽訂的是附條件的房屋買賣合同,乙未按期付清房款,所附條件沒有成就,房屋買賣合同沒有生效,甲依舊是該爭議房屋的所有權人。甲應退還乙已支付的10萬元房款和維修房屋所花的費用。

    三人贈與合同糾紛案


    以下是合同范本網為大家整理的關于《三人贈與合同糾紛案》,供大家學習參考!

     【案由】贈與合同

    【關鍵字】附義務贈與 撤銷贈與

    【案情簡介】

    黃xx和瞿x福(系瞿xx、瞿x煒的親生父親)于1991年2月登記結婚,雙方系再婚。黃xx和瞿xx、瞿x煒系繼母與繼子女關系。1997年9月6日黃xx與上海寶園房地產有限公司簽訂《上海市內銷商品房出售合同》一份,購買本市滬太路3717弄103號《泰和敦發商住樓》,權利人為黃xx和瞿x福。

    2002年8月9日,瞿x福立遺囑一份,其中就系爭房屋作出如下注明:“我和妻子黃xx共同購置的產權房二處:1、寶山區滬太路3717弄門面房103號(商住);2、寶山區滬太路3717弄139號103室(住房),該二處產權房待我妻子百年之后由我女兒瞿xx、兒子瞿x煒共同繼承。本人身故之后寶山區滬太路3717弄103號門面房即交與女兒瞿xx、兒子瞿x煒協商安排使用用途,產生的經濟效益也由二人協商安排,黃xx不加干涉。滬太路3717弄139號103室作妻子黃xx身前居住用,百年身故之后按上面所協定由二子女繼承,……,以上二處產權房不準出售、轉讓,如黃xx百年身故之后由二子女繼承產權之后,該享受權也只屬女兒瞿xx、兒子瞿x煒所有(包括媳婦、女婿均與該產權無關)。二子女的應盡義務:1、2007年前每月必須支付壹仟貳佰元給黃xx作生活費;2、……;3、二子女除了每月必須支付的生活費之外,如遇妻子黃xx有意外事情(如生病、住院等)必須得到合理的安排照顧,直到百年身故及后事了理?!ⅲ阂陨隙幃a權房的繼承與女兒黃曉菲無關?!?。

    2003年12月8日,瞿x福立補充遺囑一份,其中就系爭房屋作出如下說明:“瞿x福、黃xx夫妻17年,由于黃xx之女黃曉菲與生母感情淡薄,對父母不盡孝道,特別是瞿x福生病期間。故原本3717弄103號門面房產改為黃xx、瞿x福、瞿xx、瞿x煒4人共有,在瞿x福病故之后,二子女每月要給黃xx壹仟伍佰元生活費,一直給到黃xx百年身故,產權自然轉移至二子女。103號出租的房租由瞿xx安排管理,黃只收1500元?!??!痹摲课莓a權已變更。

    在瞿x福去世后至黃xx訴訟前,瞿xx、瞿x煒按約給付黃xx生活費。

    瞿x福死亡后,黃xx將有關房產轉讓給其女兒,黃xx與瞿xx的關系惡化。

    黃xx訴至原審法院要求撤銷其對于瞿xx、瞿x煒的寶山區滬太路3717弄103號商鋪房份額的25%的贈與。

    原審法院認定,系爭房屋是黃xx和瞿x福將其二人所享有的產權的一半贈與給了瞿xx、瞿x煒。黃xx主張撤銷贈與的事實和理由均不符合相關的法定條件,故對黃xx之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黃xx要求撤銷贈與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397元,由黃xx負擔。

    黃xx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瞿xx、瞿x煒自2005年11月即停止支付生活費,瞿xx兩次撬門進入黃xx家中,將黃xx打成輕微傷,故瞿xx、瞿x煒沒有履行對己的贍養義務,黃xx有理由撤銷贈與。即使黃xx沒有正當理由將房屋過戶給黃曉菲,瞿xx、瞿x煒也應該通過合法途徑來解決房屋產權的歸屬問題。黃xx請求二審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原審訴請。

    瞿xx、瞿x煒共同辯稱,黃xx未履行撫養協議,將其中一套住房出售,造成瞿xx、瞿x煒停付贍養費,并直接導致雙方矛盾激化。只要黃xx嚴格履行協議,瞿xx、瞿x煒愿意支付每月的贍養費,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認為,雙方產生矛盾的起因主要由于黃xx將上述房產轉讓給其女兒黃曉菲所引起,雙方在爭執過程中均有過激行為,故黃xx以瞿xx、瞿x煒侵害其人身健康權利為由請求撤銷贈與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依據查明的事實所作的判決,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上訴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397元,由上訴人黃xx承擔。

    【爭議焦點】

    黃xx要求撤銷贈與是否合法?

    【法理分析】

    本案中,2003年12月8日,瞿x福所立補充遺囑的內容表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存在附義務的贈與合同關系。附義務贈與又稱附負擔贈與,是指贈與人要求受贈人負擔一定義務的贈與。受贈人則按約定必須負擔一定的義務,該負擔條款是贈與合同的組成內容。根據合同法之規定,受贈人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贈與人近親屬;對贈與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贈與人自知道或應當知道撤銷原因之日起一年內可以撤銷贈與。

    上訴人以被上訴人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贍養義務為由撤銷贈與的要求是否合法,關鍵在于上訴人是否履行了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

    關于受贈人義務的履行,我國《合同法》沒有明確規定,原則上贈與人履行給付義務后,受贈人才發生履行其負擔的義務。對此,許多國家贈與制度都明確規定:贈與人除另有約定外,應先履行贈與義務,始得向受贈人請求履行所附義務;受贈人不履行義務的,贈與人有權請求受贈人履行或者撤銷贈與。我國司法實踐中也應堅持這一原則,要求贈與人先行交付贈與財產。

    根據上述有關受贈人義務的履行原則,贈與人未履行贈與義務的,則受贈人有權拒絕履行贈與合同所附義務。本案中,上訴人將贈與給被上訴人的房屋份額轉讓給第三人,表明上訴人拒絕履行贈與義務,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受贈人的被上訴人停止履行約定的贍養義務并無不當,并有權要求上訴人按照約定履行贈與義務。

    綜上,上訴人黃xx要求撤銷贈不合法。一審和二審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

    【法律風險提示及防范】

    附義務的贈與合同在性質上仍是單務合同,受贈人不履行所附義務,不構成贈與人的抗辯,只要附贈與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贈與人都應履行贈與義務。贈與人履行贈與義務后,始能要求受贈人履行所附義務。

    【法條鏈接】

    1、《合同法》

    第一百九十二條受贈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贈與人可以撤銷贈與:

    (一)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的近親屬;

    (二)對贈與人有扶養義務而不履行;

    (三)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

    贈與人的撤銷權,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原因之日起一年內行使?!≮w露露

    ,无码av大香线蕉伊人久久,久久亚洲老熟女cc98cm,免费动漫黄爽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