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sddm"><th id="jsddm"></th></form>

<nav id="jsddm"></nav>
<var id="jsddm"><code id="jsddm"><object id="jsddm"></object></code></var>
  • <center id="jsddm"><table id="jsddm"><small id="jsddm"></small></table></center>
    合同/ 買賣合同/ 涉外買賣合同糾紛/ 導航/

    李某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

    【www.notanotherbogey.com - 買賣合同】

    我們在人生當中很多時候都在進行買賣交易,一般買賣時都是需要簽訂買賣合同的。簽訂合同可以避免很多無謂的經濟損失,依據各種交易不同,簽訂合同時間略有差異。有沒有可以參考借鑒的買賣合同范本呢?請您閱讀小編輯為您編輯整理的《李某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僅供參考,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jHt868.cOm

    (XX)佛中法民二終字第19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山市寶柏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南頭鎮穗西工業二區。

    法定代表人潘銀芯,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黃正熙,男,漢族,1974年5月16日出生,住中山市南頭鎮鎮政府。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李欣,女,漢族,1970年5月2日出生,住佛山市順德區大良街道辦事處中區鳳山東路6號德業大廈三座,系順德市倫教區熹涌永宏制罐廠業主。

    委托代理人陳業方,廣東海順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中山市寶柏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寶柏公司)因與被上訴人李欣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XX)順法民二初字第323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查明:XX年8月至11月間,寶柏公司與李欣開辦的個體企業順德市倫教區熹涌永宏制罐廠(下稱永宏廠)簽訂了多份銷售合同及送貨憑證,約定由寶柏公司向永宏廠購買包裝罐。期間,寶柏公司共收到價值為174705.40元的包裝罐。后經李欣追收未果,遂于XX年10月10日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寶柏公司立即償還拖欠的貨款174705.40元,并承擔訴訟費。

    案經原審法院審理認為:寶柏公司與李欣開辦的個體企業永宏廠之間的買賣關系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寶柏公司收取李欣的貨物,沒有履行付款的義務,顯屬違約,應負向李欣支付尚欠貨款174705.40元的責任。李欣起訴有理,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條的規定,判決:寶柏公司應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李欣支付貨款174705.40元。案件受理費5010元,由寶柏公司負擔。

    上訴人寶柏公司不服原判,上訴稱:一、一審以上訴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視為放棄抗辯權為由認定了被上訴人提供的證據及陳述的事實,這與證據審查原則相違背,是錯誤的。在本案中,被上訴人以上訴人為被告請求清還貨款,須舉證證實其與上訴人存在買賣合同關系及上訴人欠貨款的事實。但被上訴人提供的所有證據沒有上訴人的蓋章或法定代表人的簽字,也沒有委托簽訂合同和簽收貨物的委托手續,不能證實雙方存在買賣合同關系。事實上,證據上的簽字人的行為與上訴人沒有任何關系,上訴人沒有委托他們簽訂合同及簽收貨物,此證據不能作為認定上訴人欠被上訴人貨款的定案依據。二、事實上,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沒有簽訂買賣合同,也沒有委托任何人與被上訴人簽訂買賣合同,且沒有收取被上訴人的貨物,上訴人沒有委托被上訴人提供證據上的花、桂花、嬋、潘新和等人與被上訴人簽訂買賣合同及簽收貨物,這些人與被上訴人發生的民事行為,是個人行為,與上訴人無關。三、由于塞車原因,上訴人遲到10分鐘到庭,卻被一審以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為由,變相剝奪了上訴人的抗辯權,程序不合法。因此,請求二審撤銷原判,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全部訴訟費由被上訴人承擔。

    上訴人寶柏公司在本院審理期間未提供新證據。

    被上訴人李欣答辯稱:一、送貨憑證上的簽收人員是上訴人的員工,是履行簽收貨物的行為,其中潘新和是上訴人法定代表人潘銀芯的弟弟。二、對于送貨憑證上的簽收人員是上訴人的員工的事實,在上訴人欠其他人的案件中,已被佛山中級法院作出的(XX)佛中法民二終字第631號生效判決所確認。三、上訴人在一審確定的開庭時間內因遲到未到庭參加訴訟,視為其放棄抗辯權,責任完全由其自負,一審作出的判決完全符合法律規定。因此,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李欣在本院審理期間提供了本院(XX)佛中法民二終字第631號生效判決書。

    本院認為:從上訴和答辯的內容看,本案爭議的焦點是雙方當事人是否存在買賣合同關系。從被上訴人李欣提交的銷售合同書及送貨憑證、入庫單來看,上面注明送貨單位是永宏廠,購貨單位是寶柏公司,并有潘新和、花、桂花、嬋等人簽收。其中,花、桂花、嬋簽收的單據與另案即本院(XX)佛中法民二終字第631號生效判決的單據的格式一致,該終審判決已認定花、桂花、嬋等人是寶柏公司的員工,故可適用于本案。對于 潘新和簽名的銷售合同書及送貨憑證,寶柏公司雖予以否認,但沒有提供公司員工的工資、社會保險等證據予以反駁,相反,潘新和 簽名的銷售合同書及送貨憑證與嬋等人簽名的入庫單是相對應的,而嬋等人又是寶柏公司的員工。因此,可以認定潘新和也是寶柏公司的員工,由此產生的民事責任應由寶柏公司承擔。至于寶柏公司上訴提出的程序問題,由于其不按時到庭,一審據此作出判決并無違反法定程序。綜上所述,被上訴人李欣提交的上述證據可以證實永宏廠與寶柏公司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寶柏公司欠李欣貨款174705.40元的事實清楚,應予清償。寶柏公司的上訴理由不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10元,由中山市寶柏化工有限公司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鄭 振 康

    代理審判員 吳 行 政

    代理審判員 歐陽建輝

    二○○四年三月二十三日

    書 記 員 歐陽潔婷

    編輯推薦

    吳某買賣合同欠貨款糾紛上訴案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3)佛中法民二終字第58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順德市龍江鎮集宇化工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順德區龍江鎮豐華北路51號。

    法定代表人鄧錦榮,董事長。

    訴訟代理人盛孝泉,男,1954年6月1日出生,漢族,住佛山市順德區龍江鎮豐華北路51號。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吳桂榮,男,1973年5月27日出生,漢族,住佛山市順德區大良文秀綠田一街9號。

    訴訟代理人易藝鋒,男,1970年7月1日出生,漢族,住佛山市順德區大良鴻圖新村十一座102號。

    上訴人順德市龍江鎮集宇化工貿易有限公司(下稱集宇公司)因與吳桂榮買賣合同欠貨款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2003)順法民二重字第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查明:2001年11月20日,集宇公司與吳桂榮開辦的龍江鎮力天家具廠對賬,吳桂榮確認尚欠集宇公司貨款24172.5元。對賬單簽訂后,吳桂榮以其員工歐穎的名義分別于2001年12月20日、12月30日和2002年1月17日、2月5日開出6213元、4935元、6000元、7024.5元,合計金額為24172.5元的銀行支票給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鄧錦榮及其業務供銷員黃翰明,以支付尚欠貨款,該款已承兌。2002年7月15日,集宇公司以吳桂榮拖欠貨款24172.5元為由,向原審法院起訴,請求法院判令吳桂榮支付尚欠貨款24172.5元及承擔訴訟費用。

    案經原審法院重審認為:集宇公司、吳桂榮雙方經對賬確認欠款后,吳桂榮通過員工的賬戶開出支票給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員工,從而證明集宇公司已收取該貨款。集宇公司仍以該貨款未收提起訴訟,請求吳桂榮清償貨款。集宇公司訴訟請求的主張缺乏事實依據,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駁回集宇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受理費980元,由集宇公司負擔。

    上訴人集宇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原審認定事實錯誤。1、原審以被上訴人提供的不是被上訴人付款,也不是上訴人收款的支票,不予確認上訴人提供的證明被上訴人欠貨款24172.50元的事實。2、原審未對被上訴人出具欠據后,仍與上訴人有業務往來的事實予以認定。3、原審查明被上訴人欠款24172.50元,一個叫歐穎的人分別四次開出合計金額為24172.50元的支票,付給鄧錦榮、黃翰明。上訴人認為這兩個事實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首先付款人不是被上訴人,收款人也不是上訴人。歐穎支付的是什么款,不確定。原審以這不確定的證據來認定是支付上訴人的貨款,沒有理由。其次,被上訴人欠款后,雙方還有業務往來,從2001年11月1日至2002年1月25日,共發生37次業務,貨款恰是24172.50元,原審卻未予認定。4、原審對被上訴人提供的四張支票的收款人、付款用途、支付什么款項未經質證就加以認定是錯誤的。5、原審未查清歐穎是否被上訴人員工,為什么替被上訴人付款,是支付那筆款,為什么不直接付給上訴人,就認定是替被上訴人支付2000年10月31日所欠的款項,而導致判決錯誤。6、被上訴人提供的都是間接證據,這些證據相互都不能印證,原審卻采納這些證據,顯然錯誤。請求二審撤銷原判,改判由被上訴人向上訴人支付貨款24172.50元,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上訴人集宇公司在二審訴訟期間未提供新證據。

    被上訴人吳桂榮答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吳桂榮在二審訴訟期間未提供新證據。

    根據上述當事人確認的證據、事實以及對當事人爭議的證據的認證,本院因此確認了本院以上查明的事實。

    本院認為:吳桂榮確認尚欠集宇公司貨款后,以其員工的名義開出四張支票給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其業務供銷員,用以支付尚欠貨款,支票付款金額與尚欠貨款金額相符,至此,吳桂榮尚欠貨款已全部付清。集宇公司提出支票的付款人不是吳桂榮,收款人也不是集宇公司,不能證明吳桂榮支付了尚欠集宇公司的貨款。集宇公司的該主張,因雙方確認債務時,并沒有約定所欠貨款必須付到集宇公司的賬戶,鄧錦榮和黃翰明作為集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業務供銷員,吳桂榮有理由相信鄧錦榮、黃翰明收款就是代表集宇公司收款。至于吳桂榮以誰的名義支付貨款,并沒有違反法律規定。集宇公司上訴稱吳桂榮于2001年11月20日,確認欠貨款后,雙方又發生了業務往來,以歐穎名義出具的支票付款不能確定是支付吳桂榮確認的欠款。但又不能提供證據證明歐穎的付款是另一債權債務關系,故集宇公司辯稱收取歐穎的付款不是吳桂榮的還款理由不成立。集宇公司在二審訴訟期間,經本院傳票合法傳喚,沒有理由拒不到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的規定,本院依法認定集宇公司放棄上訴主張。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綜上所述,依照上述的法律規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980元,由上訴人集宇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許育平

    代理審判員廖興

    代理審判員吳行政

    二○○三年十月九日

    書記員肖建國

    中山某化工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XX)佛中法民二終字第88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佛山市張槎針織廠,住所地佛山市張槎紡織工業中心。

    法定代表人龐兆權,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葉貴明,廣東東成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三角鎮新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陳秀歡,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小東、陳耀初,該司員工。

    上訴人佛山市張槎針織廠(下稱張槎針織廠)因與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下稱中山嘉昌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XX)佛禪法民二初字第13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查明:中山嘉昌公司與張槎針織廠從XX年初開始有買賣化工原料的業務往來,由張槎針織廠向中山嘉昌公司購買化工原料,至XX年7月,張槎針織廠收取中山嘉昌公司化工原料貨值207051元。XX年7月,因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單位和個人涉嫌走私普通貨物(后該案被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被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到張槎針織廠調查取證時扣押了上述欠款中的129011元作為贓款。在扣押當日,張槎針織廠向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作出情況報告,稱與中山嘉昌公司在1999年底有業務往來,至XX年5月止共購進化工原料貨值292641元,XX 年3月前共購進化工原料貨值163630元,款項已付給香港嘉昌公司,XX年3月后購進的化工原料貨值129011元,款項至今未付。??鄢豢垩旱目铐?,張槎針織廠尚欠78040元。XX年4月25日,中山嘉昌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張槎針織廠償還拖欠的貨款78040元及延期付款違約金10407元(從XX年7月1日起按日萬分之二點一計算暫計至XX年4月1日止),并承擔訴訟費。

    案經原審法院審理認為:雖然中山嘉昌公司在業務往來中使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與手續,但與張槎針織廠發生業務往來的實際為中山嘉昌公司,對此已有充分的證據予以證明,故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原告主體適格。雙方之間的行為已構成買賣合同關系,其中雙方買賣走私貨物的行為因違反法律規定,屬于無效民事行為,但因上述行為已受到刑事處罰,有關款項予以收繳,故不再另行制裁。除走私貨物外,雙方買賣的其他貨物,未有證據證明屬于法律規定的禁止流通的貨物,故確認雙方的買賣合同關系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張槎針織廠收貨后未能支付貨款屬違約,中山嘉昌公司請求支付貨款,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至于延期還款違約金,按照法律規定,合同沒有約定履行期限的,買受人應當在收到標的物的同時支付。訴訟中,張槎針織廠未能舉證證明雙方約定的履行期限,而中山嘉昌公司陳述付款期為收貨后45日,按照法律規定,中山嘉昌公司的陳述構成自認,予以確認。依據中山嘉昌公司提交的證據,雙方最后一次合法有效的買賣關系發生在 XX年5月7日,故中山嘉昌公司請求從XX年7月1日起計算延期還款違約金,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六十一條的規定,判決:張槎針織廠應在判決生效日起十日內向中山嘉昌公司支付貨款78040元,并支付違約金(XX年7月1日起至判決確定還款日止以日息萬分之二點一計算)。逾期履行,則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商業貸款利率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3163元,由張槎針織廠承擔。

    上訴人張槎針織廠不服原判,上訴稱:一、被上訴人不具有一審原告的適格性,不能作為一審原告。一審所依據的中山市中級法院和廣東省高級法院兩份刑事判決和《扣押物品文件清單》都沒有說明所有以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與上訴人發生的業務實際上都屬于被上訴人。相反,被上訴人所有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走私貨物的行為已受到刑事制裁,中山海關沒有也無法就本案涉及的業務追究被上訴人,正是因為本案所涉及的業務與被上訴人無關。因此,被上訴人不能作為一審原告。實際上,送貨單、香港嘉昌公司開出的收據和上訴人開出的收據等證據都說明本案所涉及的業務主體是香港嘉昌公司和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無關。二、香港嘉昌公司作為供貨人,與本案有利害關系,沒有參加本案訴訟,必然會影響本案的公正判決。本案一審中,不僅完全剝奪了香港嘉昌公司的訴權,也剝奪了上訴人的部分訴權,因為上訴人曾向香港嘉昌公司支付多筆貨款及質量問題的處理等,足以說明上訴人與香港嘉昌公司之間已款貨兩清。三、結合中山海關《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據及相關的送貨回單看,中山海關只將其中XX年3月6日至同年5月21日的貨款認定為贓款,有兩種可能:一是此前的送貨與被上訴人無關,另一是此前的送貨貨款(中山海關認為應記在被上訴人名下部分)已結清。因此,請求二審撤銷原判,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并由其承擔全部訴訟費。

    上訴人張槎針織廠對其上述陳述在本院審理期間提供了XX年6月6日支付30030元給香港嘉昌公司的支票存根,用以證明其上述所提。

    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公司答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判決正確。

    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公司提交了三張送貨單及明細表,用以證實上訴人張槎針織廠支付的30030元是付這三張送貨單的款項。經質證,上訴人張槎針織廠對這三張送貨單不予確認,但對送貨單明細表收到上訴人支付的30030元貨款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是買賣合同糾紛,爭議的焦點有兩個,一是中山嘉昌公司是否本案適格的原告;二是張槎針織廠是否付清本案欠款。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從已生效的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兩份針對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人走私普通貨物所作的刑事判決內容看,中山嘉昌公司走私時是使用了香港嘉昌公司的手續,而張槎針織廠在一審中的答辯以及向中山海關所作的情況報告中,承認與中山嘉昌公司有買賣業務往來,期間曾向香港嘉昌公司付款,再加上抬頭是香港嘉昌公司的送貨回單及相應的收據被中山嘉昌公司所持有,以上情形表明,中山嘉昌公司是與張槎針織廠有買賣業務往來的,但在付款、開具收據等方面是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因此,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的原告是適格的,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中山嘉昌公司不是適格原告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在二審中提供的支票存根不影響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原告的訴訟主體。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欠款已付清的主要證據是中山海關《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據。但從于清娥出具的收據內容看,是收到香港嘉昌公司開出的4張收據,收據附有送貨回單號碼,這些送貨回單大部分在XX年3月份之后,再結合上述情況報告,張槎針織廠在被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扣押贓款當日承認XX年3月份之后的款項仍未支付,故可認定在被扣押贓款前張槎針織廠并沒有付清這4張收據所示的貨款,如已支付,則支付的款項加上被扣押的款項遠遠大于4張收據所記載的送貨回單的數額,亦與上述情況報告相矛盾,因此,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其已付清欠款的理由不成立。綜上所述,一審判決正確,應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163元,由佛山市張槎針織廠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鄭 振 康

    代理審判員 吳 行 政

    代理審判員 歐陽建輝

    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歐陽潔婷

    霍某買賣合同欠貨款糾紛上訴案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3)佛中法民一終字第176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沈強,又名沈釗強,男,1961年4月28日出生,漢族,住佛山市南海區里水鎮大石管理區大元閣村。

    委托代理人范奕興,廣東煜日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霍均洪,男,1961年5月21日出生,漢族,住佛山市禪城區石灣鎮忠信巷13號。

    委托代理人游植龍,廣東禪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沈強因買賣合同欠貨款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1999)佛禪法民二重字第49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F已審理終結。

    原審判決認定:被告沈強于1997年5月27日出具欠條,確認“南海工程公司沈強欠陶瓷貨款81640.59元”。原告霍均洪持此欠條于1999年5月21日向本院起訴。訴訟中,被告也確認該欠條是其親手交給原告的。在原上訴期間,原告曾陳述被告所欠貨款是承包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的債權,但未能舉證。在重審期間,原告又陳述其在1996年7月至1997年6月間掛靠于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并提交了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的證明。

    原審判決認為:原告在訴訟中陳述承包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后又陳述掛靠于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并提交了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的證明,但該證據不能充分證明承包或掛靠的事實,故本院對有關事實不予確認。被告沈強出具的欠條屬于債權憑證,由于該欠條并未注明債權人的具體情況,因此持有該債權憑證的人即有權向債務人主張債權,除非該債權憑證為持有人通過非法手段取得。訴訟中,被告確認該債權憑證是其親手交付給原告的,因此,本院認為原告合法取得該債權憑證。原告有權向債務人主張債權。被告認為該筆債務的實際債務人是南海建筑工程公司,但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故被告的抗辯本院不予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的規定,判決:1、被告沈強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支付81640.59元給原告霍均洪;2、本案訴訟費2960元由被告承擔。

    宣判后,沈強不服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沈強上訴認為:一、霍均洪的原告主體不適格。本案是發回重審案,要求查明霍均洪是否為物資購銷部的承包人,以審查其訴訟主體資格,但重審法官卻不管中院裁定,另起爐灶。重審中,霍均洪沒有提供其承包經營合同或證明、掛靠經營合同或證明,也未能證明自己是購銷部的業主。很顯然,他僅僅是購銷部的一名雇員。重審法官認為誰抓住欠條,誰就是債主,不但確認了霍的主體資格,實在太武斷了。一審法官根本就沒有考慮沈強是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什么情況下把欠條交給霍的。沈強多次代表施工隊到霍所在的購銷部購買陶瓷,每次都是霍接待、點貨、收錢、開發票。這次沈強帶的現金不足,向購銷部出具欠條自然也需要通過霍轉交,寫下欠條給霍不是在霍的家中,不是在購銷部外,買的是購銷部的貨,欠的自然是購銷部的款。雙方不可能在此種場合下以個人名義做買賣。二、沈強個人不負付款責任。沈強提交的詢問筆錄、欠條、支付證明單、發票,足以證明他是受南海建筑工程公司102施工隊所托,到霍均洪所在的購銷部購買陶瓷。一審為了貪求結案方便,沒有采信上述證據,令沈強合法權益受損。故請求撤銷原判,改判駁回霍均洪的起訴。

    上訴人沈強在二審期間提交了新證據:1、《南海市慶云旅游開發集團公司》的證明一份;2、《南海建筑工程公司》的證明一份;3、石灣區經委物資公司訂發貨表一式三份;4、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訂貨表一式兩份。以證明上訴人是被南海建筑工程公司102施工隊雇傭,在此期間是與被上訴人霍均洪所在的購銷部發生購銷關系。對上訴人提出的新證據,被上訴人認為已經超過舉證時限,不予質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三條、第六十六條的規定,對被上訴人的反駁,本院予以采信。

    被上訴人霍均洪辯稱:一、上訴人稱本人為物資購銷部雇員,并無事實依據。本人并未受雇于原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也并沒有與該部構成任何勞動關系。上訴人并無任何證據證明本人為物資購銷部雇員,上訴人的事實依據不足。二、本次購銷業務在本人與答辯人之間進行,本人與物資購銷部的掛靠或承包關系并不能對本案性質產生實質影響。在本人與答辯人之間發生業務往來期間,本人確曾掛靠過物資購銷部與他人發生業務。但是,就本次訟爭購銷活動而言,本人只以自己的名義直接與上訴人進行購銷,并未以該部的名義進行,在本次業務往來中也一直沒有出現過物資購銷部的名義。三、從現有證據看,該欠據是由上訴人直接出具給本人,本人作為債權人,以債權憑證的欠據為根據主張權利,依據充分,應予支持。正是因為本人直接與上訴人發生購銷業務,一切的定價、交接、送貨、都是以本人名義進行,由本人一手操辦,所以上訴人才出具欠據直接交給本人,這充分證實該欠據債權人為本人。另一方面,該欠據作為債權憑證,在沒有指明債權人的情況下,誰持有,誰就是債權人。如果上訴人認為該欠據出具給物資購銷部的,應直接寫明是“欠物資購銷部陶瓷貨款”,而不是直接寫“欠陶瓷貨款”。四、上訴人稱其代表南建102施工隊進行購銷、欠款應由102施工隊償還,也無依據。本人只直接與上訴人發生購銷業務,上訴人在本次購銷活動中一直以其自己的名義與本人進行,從洽談、接貨到出具欠據,都是答辯人一人經辦,并未出現過南建102施工隊的名義,尤其是在欠據中,“欠款人”一欄明白地簽名是“沈強”而不是施工隊。故請求二審法院維持重審判決,駁回上訴。

    被上訴人在二審期間未提交新證據。

    經審查,本院對原審確認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上訴人與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未建立任何勞動或雇傭關系,僅是以購銷部名義開展經營活動,支付門面租金,并獨自承擔法律后果。被上訴人雖未與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物資購銷部簽定任何書面合同,但其行為符合掛靠經營的特征,屬于事實掛靠,主體適格。上訴人在一、二審期間對欠條所載明的時期發生過購銷陶瓷的業務活動,立寫欠條后交由被上訴人收持的事實均未提出異議。上訴人只是提出其作為南海市建筑工程公司102隊的雇員發生購銷陶瓷的業務活動,該筆欠款應屬單位債務,不是上訴人個人債務作為反駁理由。佛山市石灣區工業開發總公司亦出具證明,證明該欠條所列款項與其無關。上訴人在發生購銷陶瓷活動后立寫欠條確認欠款事實,并將欠條交由被上訴人收持,在上訴人沒有舉出被上訴人非法取得欠條的情況下,本院確認被上訴人合法取得欠條,即債權憑證。本院根據欠條所載明的內容,證明的內容,上訴人確認購銷陶瓷行為的陳述以及被上訴人合法持有債權憑證的事實,綜合認定被上訴人是訟爭款項的債權人,有權請求上訴人清償到期債務。上訴人提供的證據只能證明上訴人與南海建筑工程公司存在勞動雇傭關系,上訴人與南海建筑工程公司施工隊內部之間存在債權債務關系,卻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應由其他單位或個人對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的該次購銷活動承擔法律后果。故對上訴人提出該筆欠款屬于單位債務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買賣合同:中山某化工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4)佛中法民二終字第88號上訴人(原審被告)佛山市張槎針織廠,住所地佛山市張槎紡織工業中心。法定代表人龐兆權,總經理。委托代理人葉貴明,廣東東成律師事務所律師。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三角鎮新工業區。法定代表人陳秀歡,董事長。委托代理人張小東、陳耀初,該司員工。上訴人佛山市張槎針織廠(下稱張槎針織廠)因與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化工有限公司(下稱中山嘉昌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2003)佛禪法民二初字第13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本院查明:中山嘉昌公司與張槎針織廠從2000年初開始有買賣化工原料的業務往來,由張槎針織廠向中山嘉昌公司購買化工原料,至2001年7月,張槎針織廠收取中山嘉昌公司化工原料貨值207051元。2001年7月,因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單位和個人涉嫌走私普通貨物(后該案被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被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到張槎針織廠調查取證時扣押了上述欠款中的129011元作為贓款。在扣押當日,張槎針織廠向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作出情況報告,稱“與中山嘉昌公司在1999年底有業務往來,至2001年5月止共購進化工原料貨值292641元,2001 年3月前共購進化工原料貨值163630元,款項已付給香港嘉昌公司,2001年3月后購進的化工原料貨值129011元,款項至今未付?!???鄢豢垩旱目铐?,張槎針織廠尚欠78040元。2003年4月25日,中山嘉昌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張槎針織廠償還拖欠的貨款78040元及延期付款違約金10407元(從2001年7月1日起按日萬分之二點一計算暫計至2003年4月1日止),并承擔訴訟費。案經原審法院審理認為:雖然中山嘉昌公司在業務往來中使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與手續,但與張槎針織廠發生業務往來的實際為中山嘉昌公司,對此已有充分的證據予以證明,故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原告主體適格。雙方之間的行為已構成買賣合同關系,其中雙方買賣走私貨物的行為因違反法律規定,屬于無效民事行為,但因上述行為已受到刑事處罰,有關款項予以收繳,故不再另行制裁。除走私貨物外,雙方買賣的其他貨物,未有證據證明屬于法律規定的禁止流通的貨物,故確認雙方的買賣合同關系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張槎針織廠收貨后未能支付貨款屬違約,中山嘉昌公司請求支付貨款,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至于延期還款違約金,按照法律規定,合同沒有約定履行期限的,買受人應當在收到標的物的同時支付。訴訟中,張槎針織廠未能舉證證明雙方約定的履行期限,而中山嘉昌公司陳述付款期為收貨后45日,按照法律規定,中山嘉昌公司的陳述構成自認,予以確認。依據中山嘉昌公司提交的證據,雙方最后一次合法有效的買賣關系發生在 2001年5月7日,故中山嘉昌公司請求從2001年7月1日起計算延期還款違約金,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六十一條的規定,判決:張槎針織廠應在判決生效日起十日內向中山嘉昌公司支付貨款78040元,并支付違約金(2001年7月1日起至判決確定還款日止以日息萬分之二點一計算)。逾期履行,則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商業貸款利率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3163元,由張槎針織廠承擔。上訴人張槎針織廠不服原判,上訴稱:一、被上訴人不具有一審原告的適格性,不能作為一審原告。一審所依據的中山市中級法院和廣東省高級法院兩份刑事判決和《扣押物品文件清單》都沒有說明所有以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與上訴人發生的業務實際上都屬于被上訴人。相反,被上訴人所有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走私貨物的行為已受到刑事制裁,中山海關沒有也無法就本案涉及的業務追究被上訴人,正是因為本案所涉及的業務與被上訴人無關。因此,被上訴人不能作為一審原告。實際上,送貨單、香港嘉昌公司開出的收據和上訴人開出的收據等證據都說明本案所涉及的業務主體是香港嘉昌公司和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無關。二、香港嘉昌公司作為供貨人,與本案有利害關系,沒有參加本案訴訟,必然會影響本案的公正判決。本案一審中,不僅完全剝奪了香港嘉昌公司的訴權,也剝奪了上訴人的部分訴權,因為上訴人曾向香港嘉昌公司支付多筆貨款及質量問題的處理等,足以說明上訴人與香港嘉昌公司之間已款貨兩清。三、結合中山海關《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據及相關的送貨回單看,中山海關只將其中2001年3月6日至同年5月21日的貨款認定為贓款,有兩種可能:一是此前的送貨與被上訴人無關,另一是此前的送貨貨款(中山海關認為應記在被上訴人名下部分)已結清。因此,請求二審撤銷原判,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并由其承擔全部訴訟費。上訴人張槎針織廠對其上述陳述在本院審理期間提供了2001年6月6日支付30030元給香港嘉昌公司的支票存根,用以證明其上述所提。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公司答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判決正確。被上訴人中山嘉昌公司提交了三張送貨單及明細表,用以證實上訴人張槎針織廠支付的30030元是付這三張送貨單的款項。經質證,上訴人張槎針織廠對這三張送貨單不予確認,但對送貨單明細表“收到上訴人支付的30030元貨款”予以確認。本院認為:本案是買賣合同糾紛,爭議的焦點有兩個,一是中山嘉昌公司是否本案適格的原告;二是張槎針織廠是否付清本案欠款。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從已生效的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兩份針對中山嘉昌公司、霍志文等人走私普通貨物所作的刑事判決內容看,中山嘉昌公司走私時是使用了香港嘉昌公司的手續,而張槎針織廠在一審中的答辯以及向中山海關所作的情況報告中,承認與中山嘉昌公司有買賣業務往來,期間曾向香港嘉昌公司付款,再加上抬頭是香港嘉昌公司的送貨回單及相應的收據被中山嘉昌公司所持有,以上情形表明,中山嘉昌公司是與張槎針織廠有買賣業務往來的,但在付款、開具收據等方面是借用香港嘉昌公司的名義。因此,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的原告是適格的,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中山嘉昌公司不是適格原告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在二審中提供的支票存根不影響中山嘉昌公司作為本案原告的訴訟主體。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欠款已付清的主要證據是中山海關《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和于清娥出具的4份收據。但從于清娥出具的收據內容看,是收到香港嘉昌公司開出的4張收據,收據附有送貨回單號碼,這些送貨回單大部分在2001年3月份之后,再結合上述情況報告,張槎針織廠在被中山海關走私犯罪偵查支局扣押贓款當日承認2001年3月份之后的款項仍未支付,故可認定在被扣押贓款前張槎針織廠并沒有付清這4張收據所示的貨款,如已支付,則支付的款項加上被扣押的款項遠遠大于4張收據所記載的送貨回單的數額,亦與上述情況報告相矛盾,因此,張槎針織廠上訴認為其已付清欠款的理由不成立。綜上所述,一審判決正確,應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3163元,由佛山市張槎針織廠承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審 判 長 鄭 振 康代理審判員 吳 行 政代理審判員 歐陽建輝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書 記 員 歐陽潔婷

    文某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一案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XX)渝一中民再終字第372號

    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重慶勇智實業開發有限公司,地址重慶市北碚區東陽鎮下壩路59號。

    法定代表人明勇智,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孫曉于,重慶市紅巖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文敏芝,女,漢族,1984年5月17日出生,地址重慶市沙坪壩區鳳天路芳草地b區5單元302號。

    委托代理人鄧曉敏,女,1958年2月1日出生,漢族,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分局干警,住重慶市沙坪壩區鳳天路芳草地b區5單元302號。

    重慶勇智實業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勇智開發公司)與文敏芝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一案,經我院作出(XX)渝一中民終字第3245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勇智開發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再審申請。本院作出(XX)渝一中民監字第339號民事裁定書裁定:一、本案由本院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二、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勇智開發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孫曉于、文敏芝之委托代理人鄧曉敏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一審判決認為,原告持有的合同文本與被告持有的雖有不一致之處,但雙方已履行合同的主要義務,是有效的合同,不一致之處應以原告持有的文本為準。被告有義務全面正確地履行。關于按合同約定開通三個花市通道的請求,由于按約履行會涉及他人的合法權益,明顯是事實上不能履行的法定情形,故對原告此請求,不予支持。從合同附件五的約定,可以分析得出,相對應是針對二樓樓頂的使用面積與產權登記面積作出的約定,應當理解為一一對應關系,被告提出非一一對應的觀點,本院不予采納。由于被告沒有提出,也沒有證據說明不能履行的法定情形,視為有條件履行。又由于被告負有舉證證明樓頂使用面積符合約定的義務,而又未舉證,則本院對原告要求增加樓頂使用面積的請求,予以支持。但因原告的請求不夠具體,宜以9平方米先行主張。被告存在上述違約行為,對原告的利益構成損害,應當按約承擔違約責任。被告提出約定的違約金特指延期交房的違約金,是對相關條款的縮小解釋。由于其解釋沒有充分證據及理由支撐,本院不予采納。被告還提出約定的違約金標準過高,請求適當減低,由于被告負有舉證證明約定違約金過分高于原告的損失的義務,而被告未舉證,故本院不予支持。據此,判決:一、被告勇智公司在原告文敏芝購買的沙坪壩區天陳路54號花市14號房屋的樓頂相對應位置增劃9平方米的樓頂使用面積給文敏芝。二、被告勇智公司按約支付文敏芝違約金33936.60元。上述一、二項,限于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履行完畢。三、駁回原告文敏芝其他訴訟請求。

    原二審判決認為,雙方簽訂的合同有效。文敏芝出示的臨街門面圖復印圖應認定為系合同附件之一的分層平面圖。第一、合同中第十項約定有附件一:《房屋所有權證》復印件及分層平面圖復印件,文敏芝提交的臨街門面圖是合同附件即合同的組成部分。第二、文敏芝出示的臨街門面圖其右下角標明了工程名稱天星橋市場改造工程,圖名一層平面,從字面上理解,該臨街門面圖即為分層平面圖。另外,從雙方簽訂的合同和陳述,可見天星橋花市只有一層,即第一層,故一層平面即天星橋花市的分層平面圖。第三、作為雙方約定的合同組成部分,勇智公司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此附件不是原合同約定的附圖,但勇智公司無充分證據證明,故應認定文敏芝提交的附圖為合同附件一的附圖。第四、勇智公司認為房屋產權證尚未辦理,以此否定分層平面圖,但由于雙方明確將分層平面圖作為合同附件內容,勇智公司應按約進行履行。勇智公司不能以尚未辦理產權證而否認所附分層平面圖,因此,文敏芝提供的臨街門面圖復印圖應當認定為是雙方簽訂房屋買賣合同附件的天星橋花市的分層平面圖。勇智公司的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由于雙方在補充規定中約定:業主享有本市場二樓與該攤位產權登記面積相對應的室外面積的使用權,故文敏芝應當享有與其購買的14號花市房屋之樓頂相一一對應面積部分的使用權。至于勇智公司認為屋頂實際使用面積有所減少,相對應只能是按比例對應,本院認為,房屋屋頂使用面積是否有所減少,不能成為對雙方補充規定的內容進行另行理解的理由。并且勇智公司并未舉證證明房屋屋頂使面積有所減少,故勇智公司的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由于補充規定內容雖系無償,但其系基于文敏芝購買花市商鋪,為便于經營花市所需,經協商由勇智公司提供養護花木所需的場所,它是為購買者經營花市商鋪所提供的必備的附屬場地,不屬贈與性質。故勇智公司應當按約定補劃樓頂使用權面積給文敏芝使用。文敏芝請求增加樓頂使用面積不夠具體,原審判決以9平方米先行主張并無不妥。合同約定由違約者按成交價格每日千分之一支付違約金。因合同附件系合同內容的組成,對附件內容的違反亦構成違約,勇智公司違反合同附件約定,應由其承擔違約責任。勇智公司認為雙方約定的違約金是遲延履行違約金,系其對雙方約定的違約責任條款進行的縮小解釋,其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勇智公司申訴稱:一、原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判決確有錯誤,依法應予改判。原二審判決將對方出示的臨街門面圖復印件認定為買賣合同附件一分層平面圖是錯誤的。文敏芝出示的臨街門面圖系從袁泉庚處復印所得,該圖標明了袁泉庚所購商鋪的位置,但沒標明文敏芝所購14號商鋪的位置,連編號也沒有,這顯然不是文敏芝與我司簽訂的附件。雙方簽訂的買賣合同系國家主管部門的示范文本,其附件一是指標的物的《房屋所有權證》復印件及其分層平面圖復印件。我司是將二手房天星橋市場分零出售,出售時的標的物的房屋所有權證尚未辦理,其所附的分層平面圖尚不存在,故簽訂合同時根本就沒有附圖。綜上,二審判決偷換概念,將臨街門面圖錯定為附件一分層平面圖,認定臨街門面圖上標有的三個出入口及相關長寬數據就是天星橋市場花市出入口及相關長寬數據。據此可知,臨街門面圖對我司沒有法律約束力,不能作為本案之依據。第二、原二審判決我司在文敏芝購買的房屋的樓頂相應位置增劃9平方米的使用面積給文敏芝,這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且事實上也不能履行,應當予以改判。(1)雙方簽訂的《關于市場二樓室外平臺使用的補充規定》因有違反國家規定和未經全體業主同意,且我司屬無權處分行為,故應為無效的;(2)退一步講即使有效,我司已按要求提供了足額面積,不應再向文敏芝提供。(3)事實上,包括文敏芝購買的14號花市在內的房屋相對應的樓頂位置使用權已經全部轉移給業主,再給文敏芝增劃9平方米的樓頂使用面積事實上已不可能履行。第三、二審判決我司賠付的違約金系對合同和法律的曲解,是完全錯誤的,應予以改判。合同第六條約定違約金每日按房地產買賣成交價格的千分之一計算顯然是遲延履行違約金。即使履行合同有瑕疵,沒有完全履行,文敏芝接受我司移交的房屋后,我司就不應再向文敏芝賠付延遲履行違約金。

    文敏芝答辯稱:原二審判決程序合法、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適當、判決正確。理由:第一、勇智公司擅自涂改雙方所簽訂的買賣合同,即將合同面積由原來的69.4平方米改為80.76平方米、將合同總金額208200元改為242800元,且沒有合同規定的所附的附件,此事實已經質證,已經人民法院予以確認;第二、關于雙方簽訂的《關于市場二樓室外平臺使用的補充規定》載明該攤位業主享有本市場二樓與該攤位產權登記面積相對應的室外面積的使用權,此清楚寫明相對應的面積,也就是說一一對應的面積,而勇智公司稱相對應只能是按比例對應,這明顯是對條款的歪曲;第三、關于違約金。合同第六條約定:違反合同約定,由違約方按成交價格的千分之一支付,此已清楚界定了。因為勇智公司把原設計的三個通道更改為二個通道,將其原寬度6.6米更改為3.315米。由此可見,勇智公司之行為減少臨街通道和縮小臨街通道的寬度直接損害了我所購產業本身的價值和商業使用價值。故勇智公司理應承擔違約責任。

    經再審查明,XX年10月29日,文敏芝與重慶勇智實業開發有限公司簽訂《重慶市房地產買賣合同》約定:勇智開發公司出售重慶市沙坪壩區天陳路54號平街一層花市14號非住宅給文敏芝,面積為69.4平方米,單價為人民幣3000;XX年10月29日付108200元、12月30日付10萬元;XX年12月30日移交房屋給文敏芝;在本合同登記后,勇智開發公司或文敏芝行為違反本合同約定,由違約方支付違約金給對方,違約金每日按房地產買賣成交價格的1 計算;本物業的產權面積以房管部門最終確認的登記面積為準,雙方據實結算房價款,附件一欄有《房屋所有權證》分層平面圖復印件,圖上標有花市三個出入口及通道位置,以及相關長寬數據;附件五欄有《關于市場二樓室外平臺使用的補充規定》,該規定除加有勇智開發公司公章外,還記載有:該攤位業主享有本市場二樓與該攤位產權登記面積相對應的室外面積的使用權,僅限于花木的養護,但不能在上面搭建任何建筑物或臨時設施,不能超出建筑物允許的承重貨載。此外,雙方還對爭議解決方式、交房標準、房地產權利歸屬等進行了約定。合同簽訂后,文敏芝按約履行了義務,勇智開發公司于XX年1月9日移交了房屋并支付了延期交房的違約金。

    另查明,文敏芝購買的非住宅位于天星橋花市?;ㄊ性O計有三個出入口及相關通道,勇智開發公司交房時,第一出入口寬度從原6.6米縮小為3.315米。原第二出入口是住宅樓住戶的出入口,不能通往花市。第三出入口因相關房產賣與他人,出入口被封閉,不能通往花市。為此,勇智開發公司又開通一個約2.6米的出入口方便通行。由于花市樓頂有一部分沒有鋪設預制板和開設上下樓梯,而使屋頂實際使用面積與文敏芝理解的屋頂面積未成一一對應關系,略有減少。

    本案原一審中勘驗記錄表明通道為三個。

    上述事實,有重慶市房地產買賣合同、雙方簽訂的《關于市場二樓室外平臺使用的補充規定》、原一審勘測記錄和當事人之陳述等為據。

    本院認為,針對本案事實和雙方爭執焦點,結合國家有關法律法規,作如下評析:關于臨街門面圖是否屬合同附件一的分層平面圖的問題。因該圖不屬于與勇智公司簽約時所附,且該圖僅僅標明的是門面的編號、臨街的通道數量,并沒有標明文敏芝的名字及面積等。本案一審中組織雙方到場對有幾個通道和面積進行了勘測,該勘測記錄表明通道口為三個,但根據雙方合同的具體情況難以認定該三個出入口對該合同的訂立與價格有著重大影響,故文敏芝對此之理由無事實依據,其請求不成立。根據《城市異產毗連房屋管理規定》的規定即:所有人和使用人對共有、共用的門廳、陽臺、屋面、樓道、廚房廁所以及院路、上下水設施等,應共同合理使用并承擔相應的義務;除另有約定外,任何一方不得多占、獨占。本案中,該樓室外平臺屬于全體業主共同共有,勇智公司在與文敏芝簽訂《關于市場二樓室外平臺使用的補充規定》前未經得全體業主同意或授權,如果勇智公司對此的履行會涉及他人的合法權益,就是事實上不能履行的法定情形,根據上述法規規定,勇智公司屬于無權處分行為,雙方所簽補充規定成立,但依法不予保護。故文敏芝要求補足該樓室外平臺使用面積之理由不能成立,其請求于法無據,不予主張。原一、二審對此適用法律不當,應予以糾正。關于違約的問題。雙方買賣合同約定交房日期為XX年12月30日,而勇智公司實際交付該房屋的日期為XX年1月9日,故勇智公司遲延交房9天應按每日千分之一約定向文敏芝支付遲延履行違約金。原一、二審判決對違約金之起止日的計算有誤,應予糾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四條和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本院(XX)渝一中民終字第3245號民事判決和沙坪壩區人民法院(XX)沙民初字第1782號民事判決。

    二、由重慶勇智實業開發有限公司按約支付文敏芝遲延交付房屋之違約金2082元,此款于本判決送達之日起十日內付清。

    三、駁回原審原告文敏芝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原一審案件受理費1367元、其他訴訟費400元,計1767元;本案原二審案件受理費1367元、其他訴訟費400元,計1767元;合計3534元。由文敏芝負擔2473元,由重慶勇智實業開發有限公司負擔1061元(雙方在原一、二審中繳納的訴訟費用,在本案執行中相互抵扣)。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黃 虹

    審 判 員 林 華

    代理審判員 唐代忠

    XX年 七 月 十一 日

    書 記 員 李 靚

    林某試用買賣合同糾紛


    【案情介紹】??

    XX年3月8日,桂林某商廈為答謝廣大女性的厚愛,舉辦了特定化妝品的試用買賣活動?;顒悠陂g,所有女性可以憑證件試用特定品牌的化妝品,試用期間無須支付任何費用。同日,林女士選用了一套適合于自己皮膚的化妝品,并與該商廈簽訂了一份合同。合同規定:林女士所選用的化妝品價值800元,試用期屆滿時如若同意購買應向商廈支付價款,不同意購買則應歸還本商廈,無須支付任何費用。試用期為20天,自交付化妝品的次日起算。林女士將自己的工作證押在了商廈。3月27日,商廈職工向林女士打電話詢問其是否購買,并告知如若購買應在29日前付款,林女士只是說化妝品很適合自己的皮膚,對于是否購買未作任何表示。4月1日,林女士收到賬單一份,商廈要求林女士前去付款。林女士認為自己并未表示要購買該化妝品,商廈要求前去付款實在是無稽之談,簡直是強買強賣,侵犯了其合法權益。商廈多次向林女士催要貨款,均遭拒絕,無奈商廈向法院起訴了林女士。?

    【審理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林女士與某商廈簽訂的合同屬于試用買賣合同,合同的試用期為20天。根據《合同法》第171條的規定,林女士在試用期內有權決定是否購買該化妝品,而林女士在試用期屆滿時未作是否購買的表示,應當視為購買。因此,商廈要求其付款的行為應受法律保護,法院遂判決林女士向某商廈支付化妝品款800元。?

    【評析】?

    本案主要涉及試用買賣的效力問題。?

    試用買賣是指當事人雙方約定由買受人試驗或檢驗標的物,以買受人認可標的物為條件的買賣。試用買賣實際上是一種附條件的買賣,即只有在買受人經過一定期限內使用并承認購買后,合同才生效。在本案中,林女士與某商廈約定,林女士試用價值800元的化妝品,試用期為20天,試用期屆滿時如若同意購買應向商廈支付價款,不同意購買則應歸還本商廈,無須支付任何費用。所以,林女士與某商廈簽訂的合同屬于試用買賣合同。?

    試用買賣合同有兩個重要特征:一是出賣人與買受人之間約定有一個試用期,在試用期內使用標的物是無償的;二是買受人在試用期內試用后,不管是否滿意,都有權拒絕購買而不承擔法律上的義務。試用買賣合同的效力在于:出賣人應將標的物交給買受人試用,買受人應當接受并妥善保管、使用標的物,并應于試用期屆滿之前作出是否同意購買的決定。在試用買賣合同中,以買受人認可標的物為合同生效的條件,在買受人表示認可標的物之前,買賣合同未生效;只有在買受人認可標的物后,買賣合同才生效。這種認可,完全以買受人自己真實的意愿為標準,不受其他條件的限制。?

    就本案而言,林女士與商廈之間的試用買賣合同的試用期為自交付化妝品的次日起20天,林女士有權在商廈交付化妝品20天內決定是否購買。但是,林女士在試用期內沒有作出反應,后經商廈工作人員通知購買也未拒絕?!逗贤ā返?71條規定:試用買賣的買受人在試用期內可以購買標的物,也可以拒絕購買。試用期間屆滿,買受人對是否購買標的物未作表示的,視為購買。因此,應當視為林女士購買該化妝品,林女士與商廈簽訂的買賣合同發生效力,林女士應當承擔按照合同的約定支付貨款的義務。?

    需要注意的是,商廈要求林女士付款并沒有侵犯其合法權益?!吨腥A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9條規定: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經營者,自主選擇商品品種或者服務方式,自主決定購買或者不購買任何一種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項服務。但這不能適用于已生效后的試用買賣合同。試用買賣合同中的買方選擇權僅限于合同生效前,在合同生效后,則不再存在這種選擇權,合同雙方當事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承擔義務。在本案中,試用期限屆滿后林女士未退還化妝品,根據法律規定視為購買該化妝品,買賣合同生效,其應當承擔支付價款的義務。因此,商廈要求林女士付款,并不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確立的立法宗旨。

    買賣合同:北京某鋁板有限公司憑樣品買賣合同糾紛案


    北京麗貝亞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與北京富邦裝飾鋁板有限公司憑樣品買賣合同糾紛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8)一中民終字第12523號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麗貝亞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區金頂街西福村1號。法定代表人高建林,董事長。委托代理人朱燕,北京市衡石律師事務所律師。委托代理人汪春旭,北京市衡石律師事務所律師。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富邦裝飾鋁板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區潞城鎮前北營工業大院。法定代表人付文德,經理。委托代理人倪海濤,北京市建德律師事務所律師。委托代理人劉靜,北京市建德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上訴人北京麗貝亞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麗貝亞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北京富邦裝飾鋁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邦公司)憑樣品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2008)石民初字第70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8年9月10日受理后,依法組成由法官魏紀明擔任審判長,法官梁志雄、甄潔瑩參加的合議庭并于2008年10月8日以詢問方式進行了審理。上訴人麗貝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汪春旭、被上訴人富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倪海濤、劉靜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麗貝亞公司在一審中起訴稱:2007年1月24日,麗貝亞公司與富邦公司就麗貝亞公司施工的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車站外裝飾工程鋁單板供應事宜簽訂了編號為0006-05物04的《工業品買賣合同》,約定由富邦公司提供4400平方米的“富邦”牌鋁單板,單價276元,總價1 214 400元。雙方還特別約定:鋁單板的產地是河南鑫泰鋁業,油漆是韓國KCC的氟碳漆,必須保證鋁板的顏色均勻一致,無色差。并約定“鋁板基材、氟碳漆必須符合國家相關標準及環保要求?!贝送?,合同還約定違約責任為“出賣人如未按合同約定,承擔因此產生的各種損失,并處以最低不少于100%的罰款?!焙贤炗喓?,富邦公司實際向麗貝亞公司提供了4683.0874平方米的鋁單板,總價1 292 532.12元。但麗貝亞公司在完成鋁單板安裝工作后,在揭掉表面保護膜的過程中,發現鋁單板存在明顯的色彩不均勻、色差和褪色情況。麗貝亞公司即向富邦公司通告了該情況,而富邦公司未予解決。因工期緊迫,拆除更換已不可能,麗貝亞公司只好將工程先行向建設方交付。此外,由于富邦公司提供的部分鋁單板存在表面不平整,經麗貝亞公司提出異議后,富邦公司重新制作了這部分鋁單板,但送至施工現場后發現仍不合格。而富邦公司此時提出,重新制作需要增加價款。在協商未果后,富邦公司便拒絕提供符合合同約定的鋁單板。鑒于工期緊迫,麗貝亞公司不得已,只好從其他廠家(佛山市展浩建材有限公司)訂購,并為此多支付68 557.98元。由于富邦公司一直沒有向麗貝亞公司提供其所用鋁板基材和氟碳漆是否與合同約定相符的相關證明,加之其所提供鋁單板出現的色彩不均、褪色等現象,麗貝亞公司認為富邦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的約定選用相關材料,違反了合同的約定,其所供鋁單板根本達不到國家相應的行業標準和富邦公司自己所承諾的質量保證期,已經對麗貝亞公司構成違約,故訴至法院,請求:1、要求富邦公司賠償經濟損失68 557.98元;2、富邦公司支付違約金1 292 532.12元;3、富邦公司在北京殘奧會結束(2008年9月17日)后一個月,將其提供的地鐵天通苑南站外墻裝飾鋁單板全部更換為符合合同約定和國家標準的鋁單板;4、訴訟費由富邦公司承擔。富邦公司在一審中答辯稱:一、麗貝亞公司主張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表面不平整、存在明顯色差和褪色從而要求富邦公司支付違約金的請求不成立。根據合同第9條的約定,貨到工地當場驗收其外觀質量。富邦公司將鋁單板送到工地后,麗貝亞公司已在送貨單上簽收,并未提出任何異議,足以證實麗貝亞公司對鋁單板外觀質量合格予以確認。并且麗貝亞公司稱該工程已被建設方驗收合格,說明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無質量問題。二、麗貝亞公司提出從其他廠家訂購鋁單板所支付的68 557.98元貨款應由富邦公司承擔的主張不成立。依據雙方合同的約定,麗貝亞公司在富邦公司訂購的鋁單板是4400平方米,富邦公司實際供貨4706.3353平方米,富邦公司的合同義務已經履行完畢。最后一批的供貨時間是2007年5月9日,根據麗貝亞公司所提供的證據表明,麗貝亞公司從其他廠家購買鋁單板的時間是2007年6月,也就是說,麗貝亞公司是在富邦公司已經履行完供貨義務后購買的,與富邦公司無關。三、麗貝亞公司提出由富邦公司承擔100%的違約金,共計1 292 532.12元,不能成立。合同第15條約定:“出賣人如未按合同約定,承擔因此產生的各種損失,并處以最低不少于100%的罰款?!痹摋l并未約定計算的基數標準,屬于約定不明,應視為沒有約定。四、麗貝亞公司要求富邦公司承擔地鐵天通苑南站外墻裝飾鋁單板全部更換費用的訴訟請求,數額不明確且尚未發生,不能得到支持。綜上,請求駁回麗貝亞公司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審理查明:2007年1月24日,麗貝亞公司與富邦公司簽訂了《工業品買賣合同》,合同約定,第一條標的物:標的物名稱鋁單板;商標富邦;規格型號見排版圖;生產廠家富邦公司;計量單位㎡;數量4400;單價276元,總價1 214 400元;鋁單板產地河南鑫泰鋁業;板厚為國標2.5mm,實際厚度應足2.25mm以上;油漆為韓國KCC的氟碳漆,涂層厚度為三涂,達到國標30ym以上;版面的折邊2.0cm,面積按見光計算;必須保證鋁單板的顏色均勻一致,無色差;以上單價為落地價(包含稅金、運費、包裝等各種費用);加工的排版圖必須按項目管理部的排版進行,排版圖必須有項目經理的簽字,樣板參照買受人的樣塊,樣板必須有項目經理確認。第二條質量要求:鋁板基材、氟碳漆必須符合國家相關標準及環保要求。第三條包裝標準、包裝物的提供與回收:產品的包裝必須完整,每件產品都要有保護膜。第七條交付(提取)標的物或提取標的物單證的方式、時間、地點:2007年1月30日由出賣人送貨到天通苑地鐵五號線工地。第八條:運輸方式及到達站(港)和費用負擔:運輸方式及費用均由出賣人負責。第九條驗收標準、方法、地點及期限:貨到工地當場驗收其外觀質量,抽樣送國家質量檢測中心進行檢測。第十一條:出賣人對標的物質量負責的條件及期限:質量保證十年(由出賣人出具產品的質量保證書)。第十二條結算方式、時間及地點:合同簽訂后,首付10萬元作為定金,1000㎡為一個結算批次,款項在兩個工作日內必須支付,貨完款清。第十四條合同解除條件:合同隨著雙方義務的解除而解除。第十五條出賣人違約責任:出賣人如未按合同約定,承擔因此產生的各種損失,并處以最低不少于100%的罰款。買受人違約責任:買受人在出賣人產品質量保證及工期保證的情況下,如未按約定付款,耽誤工期由買受人負責。合同簽訂后,富邦公司依約向麗貝亞公司提交由其負責人簽字的鋁單板樣板,并由麗貝亞公司予以保管,并按合同約定按期向麗貝亞公司提供鋁單板4683.0874平方米,總價款為 1 292 532.12元,麗貝亞公司對上述鋁單板予以簽收,用于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外墻裝飾。后麗貝亞公司繼續要求富邦公司供應相應鋁單板,但雙方對于鋁單板價格產生異議,未達成一致。麗貝亞公司從其他公司訂購價值68 557.98元的鋁單板,同樣用于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的裝飾?,F該工程已投入使用。麗貝亞公司現在以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顏色不均、褪色為由訴至該院,要求支付違約金、賠償相應損失。訴訟中,麗貝亞公司向該院提出申請,要求對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顏色不均和褪色問題予以鑒定,經雙方同意,委托國家建筑材料測試中心對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進行鑒定,后因麗貝亞公司未能提供雙方認可的鋁單板樣品,導致鋁單板無法進行鑒定。后麗貝亞公司撤回申請,不再要求對鋁單板進行鑒定。一審法院判決認定:麗貝亞公司與富邦公司于2007年1月24日簽訂的《工業品買賣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屬有效合同,雙方依約履行各自義務。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是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的外觀和質量是否違反合同的約定,存在質量問題,承擔違約責任。應從以下幾個方面認定:第一、依據合同約定,麗貝亞公司應在鋁單板送到工地后對其外觀質量予以驗收,并抽樣送國家質量檢測中心進行檢測。從雙方當事人所提交證據看,麗貝亞公司從收到第一塊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到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的外觀裝飾完工,均在送貨單上簽收而未對鋁單板的外觀質量提出異議,故應認定麗貝亞公司對鋁單板的外觀是認可的。第二,因麗貝亞公司未提供由其保管、雙方認可的鋁單板樣品,從而導致無法認定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是否符合合同約定的鋁單板質量,對此,麗貝亞公司應承擔責任。第三,麗貝亞公司主張鋁單板存在質量問題,而富邦公司予以否認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負有舉證責任證明其主張成立。雖麗貝亞公司提出對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進行鑒定的申請,但其不能提供雙方認可的樣品而導致無法進行鑒定,后又撤回鑒定申請。根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五條之規定,“對需要鑒定的事項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在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內無正當理由不提出鑒定申請或不預交鑒定費或者拒不提供相關材料,致使對案件爭議無法通過鑒定結論予以認定的,應當對該事實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钡谒?,麗貝亞公司用于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外觀裝飾材料中,還使用其他生產廠家的鋁單板,但其他生產廠家的鋁單板質量是否符合其與富邦公司合同約定的樣品或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外觀顏色是否與富邦公司一致,麗貝亞公司應當提供證據證明而未提交,故其主張富邦公司鋁單板出現顏色不均、褪色等現象的理由不成立,缺乏證據支持。第五,富邦公司向麗貝亞公司實際提供鋁單板4683.0874平方米,已超過合同約定4400平方米,其已全面適當地履行合同約定的提供鋁單板的義務。麗貝亞公司要求富邦公司繼續提供鋁單板,對超出合同約定數量的鋁單板,富邦公司提出新的價格與麗貝亞公司進行協商,在雙方對鋁單板新價格不能達成一致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向其他公司訂購價值68 557.98元鋁單板的行為,富邦公司無需承擔義務且不構成違約。故麗貝亞公司要求富邦公司賠償經濟損失 68 557.98元的請求,于法無據。第六,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已經投入使用,且麗貝亞公司自己稱已通過建設方驗收,現麗貝亞公司主張全部更換并由富邦公司承擔相關費用,既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也不符合經濟活動遵循的經濟節儉原則,故該院不予支持。綜上,麗貝亞公司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富邦公司存在違約行為以及其銷售鋁單板存在質量問題,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麗貝亞公司的訴訟請求。麗貝亞公司不服一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是:一、一審法院既沒有查明事實,也沒有認真審查證據,對麗貝亞公司提供的照片、錄像資料等可以直接證明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不符合合同約定的重要證據,竟然在判決中只字未提,而最后作出“麗貝亞公司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富邦公司存在違約行為以及其銷售鋁單板存在質量問題”的結論,明顯偏袒富邦公司,并加重了麗貝亞公司的舉證責任。據此作出的判決,缺乏事實依據,難以服人。雙方在合同中對鋁單板的顏色要求和效果都有明確而具體的約定。但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在安裝接膜后就發現存在顏色不均、色差明顯等問題,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褪色現象日益加重。這是明顯違反合同約定的違約行為。對此,麗貝亞公司在一審提供了照片、錄像資料等證據加以證明。雖然富邦公司對照片和錄像不認可,但并沒有提出任何相反證據進行反駁。根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條的規定,該照片和錄像的證明效力應當得到確認。但是,一審法官不但對麗貝亞公司的證據不予確認,對麗貝亞公司提出的現場勘驗申請也不予準許,甚至在判決中對這一重要問題避而不談。二、富邦公司違約的另一個方面就是沒有按照合同約定使用指定的鋁單板材和氟碳漆。合同中明確約定:“鋁單板的產地:河南鑫泰鋁業;油漆為韓國KCC的氟碳漆”。由于色差和褪色問題嚴重,在一審中,麗貝亞公司對富邦公司是否采用合同約定的鋁單板和氟碳漆提出質疑,富邦公司雖然也提交了相應的證據,但其證據都是復印件,無法確定真實性,并且這些證據本身也無法證明富邦公司采用了合同約定的鋁單板和氟碳漆。僅從這一方面就可以看出,富邦公司沒有按照合同履行自己的義務,明顯存在違約行為。但是,一審判決對此只字未提。三、一審法院對以上兩個認定富邦公司是否違約以及應否承擔違約責任的關鍵問題沒有認真予以審查,而將重點放在麗貝亞公司提供的兩塊鋁單板樣板上,先是在審理查明部分稱:“合同簽訂后,富邦公司依約向麗貝亞公司提交由其負責人簽字的鋁單板樣板……”,之后又認定麗貝亞公司“不能提供雙方認可的樣品而導致無法進行鑒定”,這種認定沒有依據。首先,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富邦公司向麗貝亞公司提交了由其負責人簽字的鋁單板樣板,不知一審法院根據什么得出這樣的“事實”?其次,無法進行鑒定的原因是鑒定機構做不了相關的鑒定,因此,麗貝亞公司才沒有繼續堅持鑒定。而一審判決中卻將沒有進行鑒定的責任全部歸結到麗貝亞公司,明顯是歪曲事實,加重麗貝亞公司的責任。況且,麗貝亞公司申請鑒定針對的是色差和褪色問題,而對鋁板顏色所需達到的效果,合同中有明確而細致的約定,即“必須保證鋁板的顏色均勻一致,無色差”。對此,無論是基于通常人的理解,還是按照國家標準的規定,都是以人的肉眼感官為第一判斷依據。因此,如果鑒定機構無法鑒定,也可以到現場進行勘驗,以確認是否存在顏色不均和褪色現象。這是確定富邦公司違約與否的重要依據,也是雙方爭議的焦點,而一審法院對麗貝亞公司提出的現場勘驗申請,在沒有說明任何理由的情況下不予準許??梢?,一審法院沒有本著負責任的態度審理本案。第三,合同約定樣板是為了確定氟碳漆的顏色,并使合同中對鋁單板顏色和效果的約定更加直觀,所以才約定“樣板參照買受人的樣塊”,而富邦公司是樣板的提供者,其提供的樣板只有經麗貝亞公司的認可才有效,因而合同中“樣板必須有項目經理確認”指的是麗貝亞公司的項目經理對樣板確認,并不是富邦公司在樣板上簽字。事實上,富邦公司提供的樣板也只是在背面貼了富邦公司的標簽,并沒有蓋章和簽字。麗貝亞公司的項目經理在一審時也出庭確認兩塊樣板就是富邦公司當初提交的樣板。因此,一審法院對樣板應當予以確認。四、一審法院認定:“富邦公司向麗貝亞公司提供鋁單板4683.0874平方米,已超過合同約定4400平方米,其已全面適當地履行了合同約定提供鋁單板的義務。麗貝亞公司要求富邦公司繼續提供鋁單板,對超出合同約定數量的鋁單板,富邦公司提出新的價格與麗貝亞公司進行協商,在雙方對鋁單板新價格不能達成一致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向其他公司訂購價值68 557.98元鋁單板的行為,富邦公司無需承擔義務且不構成違約?!边@種認定不符合事實。首先,合同約定的4400平方米是預估的數量,在履行中都是以實際供貨數量進行最終結算,這也是富邦公司無法否認的事實。否則,富邦公司也不會向麗貝亞公司實際提供4683.0874平方米的鋁單板。在施工工程中,訂購裝飾材料時明確約定單價和預估總價,并最終以實際發生數量進行結算是通常的做法。而一審法院沒有考慮和查明實際情況,呆板地認為超過4400平方米就是“全面適當履行了合同義務”,這是對合同條款的曲解。按照一審法院的邏輯,富邦公司就必須在2007年1月30日向麗貝亞公司提供4400平方米的鋁單板,否則就構成違約了。其次,麗貝亞公司要求富邦公司繼續提供鋁單板,是因為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不符合合同約定而要求富邦公司將不合格的鋁單板重新制作后提供,并非要求富邦公司提供額外的鋁單板。此種情況屬于富邦公司履行合同不符合約定,麗貝亞公司有權要求富邦公司提供合乎約定的鋁單板,富邦公司也必須根據麗貝亞公司的要求重新制作,而無權要求增加價款。因此,在富邦公司拒絕提供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迫于工期緊急,不得已向其他廠家訂購鋁單板支付的費用,屬于因富邦公司違約造成的損失,應當由富邦公司承擔。綜上所述,富邦公司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存在明顯的違約行為,給麗貝亞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依法、依約都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但一審法院沒有查明本案事實,所作判決缺乏事實依據。故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麗貝亞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富邦公司服從一審法院判決。但其在本院詢問中口頭答辯稱:麗貝亞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質量不合格是麗貝亞公司的主要上訴理由,但一審中,麗貝亞公司放棄了對鋁單板質量進行鑒定的請求,所以,富邦公司的產品質量合格。本院經審理查明:2007年1月24日,麗貝亞公司與富邦公司簽訂《工業品買賣合同》。合同主要內容,一、標的物:富邦公司供給麗貝亞公司“富邦”牌鋁單板4400平方米,用于麗貝亞公司在北京地鐵五號線天通苑南站的外墻裝飾工程,每平方米276元,總價款1 214 400元。鋁單板產地是河南鑫泰鋁業,油漆應是韓國KCC氟碳漆。鋁單板的顏色必須均勻一致,無色差。樣板參照買受人提供的樣板。二、驗收方法:貨到工地當場驗收外觀質量,抽樣送國家質量檢測中心進行檢測。三、質量保證期:十年。四、違約責任:出賣人如未按合同約定,承擔因此產生的各種損失,并處以最低不少于100%的罰款。買受人在出賣人產品質量得到保證及工期得到保證的情況下,未按約付款,耽誤工期由買受人自負。合同簽訂后,富邦公司供給麗貝亞公司“富邦”牌鋁單板4683.0874平方米。麗貝亞公司給付了大部分貨款。2007年6月13日,麗貝亞公司從佛山市展浩建材有限公司購買了價值68 557.98元的鋁單板。另查:一、雙方簽訂合同前,富邦公司曾將鋁單板的樣品提供給了麗貝亞公司,麗貝亞公司委托國家建筑材料測試中心對樣品進行了檢驗,色差一項是符合要求的,但雙方未對該樣品進行封存。一審期間,麗貝亞公司出示了樣品,但富邦公司否認麗貝亞公司出示的樣品是其提供給麗貝亞公司的樣品。二、一審期間,麗貝亞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對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存在的色差和褪色是否符合國家標準問題進行鑒定。一審法院就此與雙方共同指定的鑒定單位——國家建筑材料測試中心電話取得聯系,國家建筑材料測試中心答復,導致色差和褪色的因素很多,無法作出鑒定結論。在一審法院告知了雙方當事人無法進行鑒定的情況后,麗貝亞公司撤回了鑒定申請,但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部2000年12月13日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工業行業標準——建筑用鋁型材、鋁板氟碳涂層》(JG/T 133—2000)的規定,色差是可以通過目視檢測的,無需通過專業機構鑒定,故請求一審法院進行現場勘驗。一審法院以麗貝亞公司的申請不符合《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法釋[2001]33號)第十七條的規定為由,駁回了麗貝亞公司的勘驗申請。本院認為:一、富邦公司就鋁單板色差現象是否承擔違約責任。合同第9條約定:“貨到工地當場驗收外觀質量,抽樣送國家質量檢測中心進行檢測”。依該約定,麗貝亞公司對外觀質量的檢驗期是“當場驗收”。色差現象屬于外觀質量(正如麗貝亞公司所稱,靠目測即可發現),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因麗貝亞公司未當場對外觀質量提出異議,視為富邦公司提供的鋁單板外觀質量合格。雖然麗貝亞公司強調鋁單板的色差現象只有在揭掉保護膜并安裝之后,通過整體效果才能發現,但麗貝亞公司并未能提供證據使本院相信,其所述是能夠發現色差的方法。即便如其所述,在該條款未被撤銷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也只能接受這種對其不利的約定。二、富邦公司就鋁單板褪色現象是否承擔違約責任。依據一審法院2008年4月15日與國家建筑材料測試中心的通話記錄,導致褪色的原因很多,這就需要麗貝亞公司證明褪色現象是因為富邦公司的貨物質量造成,即與富邦公司的貨物質量存在因果關系,在未就此提供證據的情況下,麗貝亞公司此上訴意見不能支持?;谏鲜鰞牲c,一審法院進行現場勘驗無法律意義,駁回勘驗申請正確。三、就鋁單板的用料,富邦公司是否存在違約。根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第二款,該舉證責任在富邦公司。富邦公司在一審就氟碳漆問題提供了與常州市金高麗物資有限公司簽訂的購買KCC氟碳漆的合同、常州市金高麗物資有限公司的涂料發貨單及常州市金高麗物資有限公司開具的收款發票,麗貝亞公司未對真實性提出異議,故對真實性的上訴意見,根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四條,本院不予支持。就關聯性,依麗貝亞公司一審陳述,其提出:1、富邦公司簽訂購買氟碳漆合同在前,涉案合同簽訂在后;2、發貨單和發票不能一一對應。本院認為,僅從發貨單時間看,富邦公司進貨在2007年1月31日至4月21日,均在涉案合同簽訂之后和富邦公司實際交貨期間,富邦公司就此問題的舉證基本充分,麗貝亞公司上述陳述,不能使本院認定富邦公司仍需繼續舉證,證明責任轉移至麗貝亞公司。麗貝亞公司未提出反證,此上訴意見不能支持。富邦公司一審就其板材來源提供了河南鑫泰鋁業有限公司開具的收款發票和產品質量證明書。麗貝亞公司未對發票真實性提出異議,對真實性的上訴,本院以上述相同理由不予支持。麗貝亞公司對產品質量證明書真實性的上訴,根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九條第(四)項,本院支持。麗貝亞公司一審就發票的關聯性提出:不能反映具體的發貨日期,不能證明用于履行涉案合同。本院認為,一般而言,供貨或與付款同時履行,或先于付款履行,付款同時應當開具發票。富邦公司提交的發票,開票日期在2007年2月2日至4月26日,基本可以證明富邦公司在涉案合同簽訂之后和富邦公司實際交貨期間購買了合同約定的板材是用于履約。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一百五十八條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一審案件受理費一萬七千零五十元,二審案件受理費一萬七千零五十元,均由北京麗貝亞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本判決為終審判決。審 判 長 魏紀明代理審判員 梁志雄代理審判員 甄潔瑩二 ○ ○ 八 年 十二 月 八 日書 記 員 王 晴

    李振海訴被告許建祥分期付款買賣合同糾紛案


    原告李振海訴被告許建祥分期付款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原告李振海于XX年5月15日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XX年6月30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李振海到庭參加訴訟,被告許建祥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李振海訴稱,XX年1月原告為被告許建祥送石子,被告共拖欠原告6749元石子款,XX年1月28日被告許建祥向原告李振海出具了欠條。XX年原告為被告許建祥在確山縣武裝部的工地送河沙,被告許建祥欠1550元,由許建祥工地上的收料人王德平出具收條。經原告多次催要未果。為此,要求被告償還貨款8249元。

    被告許建祥未提供答辯意見。

    經審理查明:XX年7月份被告許建祥與馬建華在駐馬店市合伙承包工程,原告為其送石子。在原告為被告送石子的過程中,第一次于XX年11月11日經結算馬建華為原告出具了欠款9446元的欠條,后于XX年1月28日經結算被告許建祥在馬建華出具的欠條下方添加了欠款6749元的欠款內容。馬建華所出具的9446元的欠款,原告已另案起訴馬建華,雙方經本院主持調解已經達成協議。原告多次找被告許建祥催要欠款,被告均以該款應由其合伙人馬建華償還為由推托一直未還。原告在庭審中提出河沙款1500元另行主張權利。

    上述事實有原告的陳述、證人王xx證言及欠條在卷為證。

    本院認為,被告許建祥購買原告的石子并向原告出具了欠條,雙方已經形成了買賣合同關系,并且該買賣合同從被告出具欠條之日轉化為確定的債權債務關系,債務應當清償。雖然被告許建祥與案外人馬建華系合伙關系,但合伙人均應對合伙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原告要求被告許建祥償還石子款的請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請求被告償還1500元河沙款,在庭審中已明確表示另案主張權利,本院對該筆河沙款不予審理?!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五條第二款、第一百零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許建祥于本判決生效后三日內向原告李振海支付貨款6749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 ,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5元,由被告許建祥負擔。

    趙某與張某房屋買賣糾紛案


    XX年3月20日,趙某與張某通過房屋中介公司簽訂一份房地產買賣合同,約定趙某購買張某所有的一套房屋,總價款62萬元,簽約當日趙某支付定金5萬元,待合同履行時轉為首期房款;雙方應于XX年4月30日前至交易中心辦理房屋轉讓過戶手續,趙某憑交易中心審核的收件收據付清房款余額;如一方違約,應賠償對方損失費5萬元。簽約當日,趙某支付給張某定金5萬元。XX年4月30日,因趙某在外地辦事,雙方未能辦理房屋轉讓過戶手續。同年5月11日,房屋中介公司按照趙某在合同上所留地址致函趙某,稱趙某4月30日前未與張某辦理產權轉讓手續,已經違約,現張某同意延長至5月15日前辦理轉讓手續,如再違約,后果自負。但該信函由于逾期無人具領被退回。同年5月22日,雙方同至中介公司處,對3月20日簽約時因時間太晚未及簽名蓋章的其他三份合同進行了補簽,該三份合同內容與3月20日所簽合同完全一致。其后,雙方就繼續履行合同進行磋商,張某要求趙某就逾期履行行為先補償其1萬元,然后再繼續履行合同,遭到趙某拒絕。同年7月7日,趙某致函張某,要求張某于7月12日上午9時至交易中心辦理房屋轉讓過戶手續,逾期不去,視為違約。張某復函稱若趙某不補償其1萬元損失,則不會與趙某履行合同,其有權另行處置房屋。7月17日,趙某再致函張某,催告其于7月21日上午9時至交易中心辦理轉讓手續,否則由張某承擔一切法律后果。張某7月18日收到該函,但未予理會。趙某遂于同年9月6日訴至法院,要求依法解除買賣合同,張某退還定金5萬元,支付違約金5萬元。

    【審 判】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趙某未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前往交易中心辦理房屋轉讓手續并付清房屋余款,違反了合同約定,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鑒于張某在庭審中表示同意解除合同,遂判決本案系爭合同解除,對趙某其他訴請不予支持。一審判決后,趙某不服提出上訴。在我院審理過程中,雙方達成了和解協議。

    【評 析】

    一、本案中哪一方構成違約

    根據《合同法》的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本案系爭合同約定XX年4月30日前趙某應與張某去交易中心辦理房產轉讓手續并支付房屋余款,而趙某在履行期限到來時未履行該義務,構成遲延履行,此即所謂期限代人催告,此時趙某構成違約。張某在趙某逾期履行后,經與中介公司磋商,并由中介公司于5月11日按照趙某在合同上所留聯絡地址致函趙某,催告趙某在5月15日前履行合同。盡管該函最后因逾期無人具領被退回,但仍應確認其具有催告履行的法律效力。趙某在遲延履行主要債務后,經催告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此時張某已具備《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三款所規定的法定解除權行使條件,張某可選擇解除合同或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本案爭議發生時,適逢政府對房地產市場進行宏觀調控,房市震動較大,成交價格不斷走低,張某作為房屋出賣人,繼續維持合同的有效性符合其利益最大化最求,因此張某選擇了向趙某索賠1萬元,并以之作為繼續履行合同的條件。在合同繼續有效的情況下,張某也負有繼續履行合同的義務。在就逾期履行賠償金協商不成的情況下,張某本可通過仲裁或訴訟的方式,要求趙某承擔逾期履行違約責任,但張某卻以此為由拒絕趙某繼續履行合同的要求,其行為不符合合同法關于履行抗辯權的行使條件,因此張某的行為也構成了違約。綜上,本案屬雙方違約。

    二、本案中誰可行使合同解除權

    在一方違約場合,違約方不得單方解除合同,這是合同作為法鎖的題中應有之義。但在雙方違約場合,合同雙方當事人在具備法定解除權行使條件時均可單方解除合同,這既是法律賦予當事人的權利,也是避免出現合同僵局(亦即合同既不能履行又不能解除之狀況)的內在要求。本案中,趙某逾期履行義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張某自此便可行使法定解除權。由于此時張某并無違約情形,因此若張某選擇合同繼續履行,趙某不得主張解除合同。其后,張某因就逾期賠償金問題與趙某協商不成,即向趙某表示不愿繼續履行合同,并經趙某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屬合同法上之拒絕履行,此時張某也構成了違約?!逗贤ā返诰攀臈l第二款規定,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即先期違約場合,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根據舉輕以明重的法理,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后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不履行主要債務的行為,另一方當事人當然可依據《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四款關于當事人一方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之規定,依法行使合同解除權。因此,本案雙方當事人均可行使法定解除權。

    三、本案應由誰承擔違約責任

    張某在具備法定解除權行使條件后,要求趙某支付1萬元賠償金,并以此作為繼續履行合同的條件。這不能作為張某放棄法定解除權的意思表示,但也不能理解為附條件的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張某的這一行為,究其真意仍在保持合同的有效性。爾后在趙某要求繼續履行合同時,張某復函稱若趙某不作補償則不會與趙某履行合同,張某的上述意思表示同樣不能視為解除合同的通知。解除合同屬于合同關系上的重大行為,應當以明晰而確定的方式通知對方當事人。張某的復函顯然與此不符。從趙某一方來看,趙某在取得法定解除權后,盡管沒有直接向張某發出解除合同的通知,但其在起訴狀中明確請求解除合同,解除權人因送達與契約之繼續存在不相容之請求之訴狀于相對人,而生解除之效力,趙某的起訴狀副本即為解除合同的通知,自起訴狀副本送達張某之日起,本案合同即已解除。因張某的違約行為導致合同解除,張某理應向趙某承擔相應違約責任。

    買賣合同:郴州市某化妝品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3)佛中法民二終字第124號上訴人(原審被告)郴州市日用化妝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郴州化妝品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郴州市同心路日升大廈19號。法定代表人李秋英,董事長。訴訟代理人顏詩友,該公司業務經理。訴訟代理人郭建軍,湖南民浩律師事務所律師。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勞鑒堯,男,漢族,1936年6月25日出生,住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樂從鎮勞村壺五村民小組,系順德市樂從鎮中實衛生用品廠(以下簡稱中實衛生用品廠)業主。訴訟代理人勞柱錦,系中實衛生用品廠經理。訴訟代理人歐陽錦輝,廣東通法律師事務所律師。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因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順德市人民法院(2002)順法經初字第395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 2003年2月26日受理后,于同年3月1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的訴訟代理人顏詩友和郭建軍、被上訴人勞鑒堯的訴訟代理人勞柱錦和歐陽錦輝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本院查明:勞鑒堯按郴州化妝品公司要求分別于2001年9月7日、12月7日,2002年5月26日三次提供“莉莉”衛生巾系列產品給郴州化妝品公司在郴州市銷售,價值合計55902元。郴州化妝品公司收貨后只支付了貨款10000元,尚欠45902元。經勞鑒堯追收未果,遂于2002年11月19日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郴州化妝品公司清還貨款45902元及利息(從2001年9月7日至清還貨款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銀行利率計算);賠償經濟損失2500元,本案訴訟費用由郴州化妝品公司負擔。案經原審法院審理認為:勞鑒堯與郴州化妝品公司的買賣關系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郴州化妝品公司收取勞鑒堯的貨物后,沒有支付全部貨款,應承擔支付貨款的責任。勞鑒堯訴求郴州化妝品公司清還貨款的請求證據確實充分,予以支持,但請求賠償經濟損失2500元,因查明其提供的證據與案件訴爭標的不具有關聯性,屬另一法律關系,故對該請求不予支持,勞鑒堯可另循法律途徑解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一百零八條的規定,判決:一、郴州化妝品公司應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勞鑒堯支付貨款45902元及利息(從2001 年9月7日起至判決確定還款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逾期貸款利率計算)。二、駁回勞鑒堯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950元,由勞鑒堯負擔50 元,郴州化妝品公司負擔1900元。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勞鑒堯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郴州化妝品公司于2001年9月5日與中實衛生用品廠歐陽靈簽訂了《銷售協議書》及《補充協議》,代理經銷“莉莉”衛生巾系列產品,與勞鑒堯之間從未發生過任何經濟往來。即勞鑒堯與本案沒有直接利害關系,不具備《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的起訴條件。一審應對勞鑒堯的起訴予以駁回。二、本案不適用簡易程序?!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規定,適用簡易程序必須是“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的案件,而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68條明確指出,所謂“權利義務關系明確”,是指誰是責任的承擔者,誰是權利的享有者,關系明確。本案一審中,郴州化妝品公司收取有關法律文書后,當即去函一審法院,告知郴州化妝品公司與勞鑒堯之間沒有權利義務關系,可一審法院仍按簡易程序進行審理,因而嚴重違反了法律的規定。三、本案不能進行缺席判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適用缺席判決的條件是被告“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經法庭許可中途退庭的”。而在本案一審期間,郴州化妝品公司已書面向法院闡述了與勞鑒堯之間沒有直接的利害關系,勞鑒堯主體資格不符等正當理由,可一審法院沒有認真審理,給予回復,并違反法律規定作出缺席判決。綜上所述,由于一審嚴重違反了法律程序,把郴州化妝品公司與中實衛生用品廠的經濟往來關系混淆為郴州化妝品公司與勞鑒堯之間的經濟往來關系,因而使事實認定錯誤,從而嚴重侵犯了郴州化妝品公司的合法權益。為此,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依據法律規定判決本案發回重審,以維護法律的尊嚴,保護郴州化妝品公司的合法權益。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在二審期間提供的證據有:1、企業法人營業執照1份。2、國內特快專遞郵件詳情單1份;特快專遞郵件收據1份;2002年11月30 日,郴州化妝品公司給原審法院的函1份。3、銷售協議書、補充協議書各1份。4、2001年12月12日、2002年6月8日、2002年3月20日歐陽靈收款收據各1份。5、進場費發票3份。6、商品退貨單5份。以上證據材料,據以證實其上訴主張。被上訴人勞鑒堯答辯稱:一、勞鑒堯具備訴訟主體資格。勞鑒堯是中實衛生用品廠的業主,該廠是經過順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登記的個體工商戶,依據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46條規定:起字號的個體工商戶,在民事訴訟中應以營業執照登記的戶主(業主)為訴訟當事人,在訴訟文書中注明系某字號的戶主。本案中,勞鑒堯以個人名義起訴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中實衛生用品廠分別于2001年9月7 日、2001年12月7日、2002年5月26日發貨給郴州化妝品公司,郴州化妝品公司在提貨單上簽收,因此,郴州化妝品公司所說的與勞鑒堯未發生過任何經濟往來是不真實的陳述。二、本案的審理程序是合法的。原審法院在受理此案后,經過審查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而適用簡易程序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采用什么程序審理案件,是法院的職權,當事人無權提出異議。郴州化妝品公司在收到開庭傳票后,沒有向法院說明正當理由就無故不出席庭審,原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依法作出缺席判決也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綜上所述,郴州化妝品公司上訴無理,請求二審法院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被上訴人勞鑒堯在二審期間沒有提供新的證據。根據上述當事人的訴訟請求,結合一、二審期間當事人提供的證據,本院因此確認了本院以上查明的事實。本院認為: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與中實衛生用品廠存在買賣合同關系的事實,已為雙方所確認,本院予以認定。由于中實衛生用品廠是個體工商戶,業主是勞鑒堯,根據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6條的規定,勞鑒堯可作為本案原告起訴請求郴州化妝品公司支付尚欠貨款45902元。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收到一審法院發出的開庭傳票后,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一審法院適用缺席判決并無不妥。因本案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據此,一審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本案正確。至于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在二審中提出的上述證據,因其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應訴,故上述證據屬舉證期限屆滿后提交的證據,即不屬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新證據的范疇,本院不予認定。綜上所述,上訴人郴州化妝品公司的上訴理由不成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和處理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1950元,由上訴人郴州市日用化妝品有限公司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審 判 長 鄭 振 康代理審判員 雷 啟 忠代理審判員 歐陽建輝二○○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書 記 員 陳 儒 峰

    ,无码av大香线蕉伊人久久,久久亚洲老熟女cc98cm,免费动漫黄爽a片在线观看